当我醒来那一刻得知自己被父亲用来抵债了,我的心是绝望的。可是我又不想死,我还那么小,那么我只能接受现实。 我的器官没有被挖,也没有被打断腿扔去乞讨,我只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