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后久别重逢,一时激动,大半杯红酒洒到了大总裁的裤子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某人赶紧伸出小手给他擦了擦。“你手擦的哪儿?”手腕猛然被抓住,辛遥心中一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