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番外3最喜欢的草帽星,是你。(第1/2页)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狗血文圣父受觉醒了!

【番外3】

林有拙知道索科特拉岛。

索科特拉岛位于也门, 与隔绝1800万年,同时生长着许多其他地区没有的稀奇生物,因被誉为地球上最像外星的岛屿。

林有拙凑近窗口, 其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云海, 而且他们才起飞没多长时间, 离也门还很远很远。

架飞机是陆起的私人飞机, 起飞至少需要提前13个工作日向部门申请。

绝非陆起一时兴起, 他是筹划了当长的时间。

林有拙问:“是蜜月旅行吗?”

陆起却没回答, 他下巴垫在林有拙肩头,蹭了蹭,闭上了眼睛:“阿拙, 我好困,要睡一会儿。”

林有拙头,随即机舱里就恢复了安静。

着耳畔平稳地呼吸,林有拙也渐渐闭上眼,困意感染,他也再次睡着了。

梦里,是成片的荒漠玫瑰。

那是索科特拉岛上的一植物, 并非生长在沙漠, 也不是真的玫瑰, 它是从石头里镶嵌而生, 为了适应极其干旱的恶劣生存环境,植物体像一个巨型的储水桶, 最高能长到3米多, 树皮宛橡胶一般,又闪又亮,开花的季节, 它会在一片荒漠里,盛放出漂亮的粉『色』花朵。

林有拙喜欢荒漠玫瑰,在最干旱的地方,开出最丽的花。

他曾养过一盆荒漠玫瑰,只是生在花盆里的荒漠玫瑰,开花固然同样丽,却缺少了那一股生于自然,震撼的生命之。

而现在,他的梦里,成片的荒漠玫瑰盛开着,和书里看到的图片一模一样。

……

再次清醒,空乘送来午餐,又看了一下午的书,当天下午,飞机降落在索科特拉岛的机场。

陆起不知带了什么,行李足足下了快半小时,装了两辆车,等他们上岛,已经快七。

『露』营区没有其他游客,陆起让导游和司机离开了,他自己搭帐篷。

林有拙没搭过帐篷,他本想下手帮忙拿东西,却被陆起拒绝。

“附近有你想看的东西。我半小时搭好,等你回来烧烤。”

林有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车行李,原来还带了烧烤。

他问:“真不要我帮忙?”

陆起转头亲了亲他脸:“去吧。”

林有拙是真的有痒,来的路上,他目光都没离开过窗外的荒漠玫瑰。

成片的,充满量的,就是在书里,他梦里,见过的花。

脚下是沉淀了不知多少个岁月的泥土,林有拙穿过一片龙血树林,终于,在傍晚的余晖下看到了一株荒漠玫瑰。

株荒漠玫瑰大约有米多高,枝干上开满了粉『色』的花朵,橙红的光影落下,染得花瓣越发红艳。

落在树皮上,更像是会发光一般,跳跃着淡粉『色』的光芒。

四周很静,什么都不到,仿佛真到了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外星球。

荒漠玫瑰,远比图片文字,更要得震撼。

林有拙伸手,想轻轻触碰一下树皮,然而快碰到时,他又停住了,迟迟没有落下。

时,熟悉的气息靠近,陆起抓住他的手,轻轻落在树皮上。

“阿拙,是什么感觉?”陆起低头,在他耳边问。

林有拙闭上眼,用感受着:“粗糙,像没磨好的砂纸。”

“那你喜欢吗?”陆起笑着问。

林有拙也弯起嘴角:“很喜欢。”

说完他转过脸,余晖模糊了男人的五官,镀上一层温柔的『色』彩,林有拙微微眯起眼:“你是问什么?”

陆起靠近了些:“都问。”

林有拙回:“都喜欢。很喜欢荒漠玫瑰,更喜欢你。”

“是——”他抵住陆起靠近的嘴唇,眨眨眼,“现在拒绝接吻。”

陆起就亲了一下他手指,笑着问:“为什么?”

“昨晚亲过,我嘴唇现在还有肿。”林有拙瞳孔里闪烁着微光,“我喝醉其会做奇怪的事对不对?”

陆起没反驳:“比?”

“不知道。”林有拙看着他,“需要你告诉我。”

陆起拿开他的手握着,牵着他往营地走:“不是奇怪的事,要是你想知道,我现在以告诉你。”

林有拙想了想,有的事,其也并非一定要破砂锅问到底。

他反握住陆起的手,仰头朝着太阳落下的放下,尽情感受着微热的温度,唇角微微翘起:“我现在不想知道了。”

陆起轻笑一声,他上前几步,揽过林有拙提到背上:“好,那等你想知道,我再告诉你。”

林有拙习惯地搂住他脖子,就样被陆起背回了营地。

帐篷搭在一棵龙血树下,不远处就是白『色』的沙滩和渐变蓝的大海。

烧烤架陆起也架好了,丰富新鲜的食材摆得满满当当。

以及水果是林有拙最喜欢的橘子,饮料是林有拙最喜欢的冰橙汁。

而更让林有拙喜欢的,是那架他第一眼就动的定制天文望远镜。

他眼睛完全黏在了望远镜上,直接从陆起后背跳下来,跑上前珍惜地触碰望远镜:“你把它也带来了!”

陆起笑:“要讨好我的阿拙,当然得带上它。”

他到底有些吃味:“你第一次到香叶山,只对它感兴趣。”

林有拙注意全在望远镜上,没到陆起的话,他认真调试着,朝着南面说:“个季节……也许能看到草帽星。”

陆起失笑,也没扰林有拙,而是去旁边烤牛排。

烤好两块牛排和一块凤梨,林有拙仍在调望远镜,陆起把牛肉剪成方食用的小块,端过去喂他。

林有拙张开嘴,嚼完又张开嘴,吃完了一整份食物,才到陆起的声音:“阿拙,还要吃什么?”

林有拙终于抬头,嘴唇被油脂沁得透亮,他摇头:“不吃了。”随即又低头继续调节镜头,眉梢都是兴奋,“今晚也许真能看到草帽星。”

陆起看着他开的模样,眼里全是温柔的笑意,他不再问,按照林有拙的喜好又烤了几份食物,喂饱林有拙和他自己,就安静陪在林有拙旁边,等他观测。

然而直到半夜,林有拙都没观测到那个神秘的星系。

他离开镜头,难掩失望:“今天看不……”

一抹璀璨的光亮停下他眼前。

草帽星系一样的环圈,镶嵌满了能与星辰争辉的碎钻。

月『色』下,枚独家定制的草帽星戒指,内圈刻着个字母——l y z。

林有拙口怦然跳动,他缓缓转头,陆起眼里含笑望着他。

嗓音被海风吹进林有拙的耳膜,像是来自海底的告白。

“阿拙,里还有另一个草帽星,接受它好不好?”

林有拙微怔:“你是……”他眨眨眼,“重新求婚?”

“是。”陆起单膝跪下,他举起戒指,双眸比月『色』更要闪耀『迷』人,“阿拙,我爱你。”

林有拙看了戒指两秒,随后取下左手的订婚戒,伸到陆起面前,他声音很轻,却又无比坚定有量。

“嗯,个草帽星,我最喜欢。”

*

从索科特拉岛回来,林有拙无缝又投入到学习中。

大下学期,他就要进入他梦寐以求的航天研究所学习。

他靠勤奋换来的机会,他要用更多的勤奋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林有拙比以前更加自律,决定好的时间表,雷不动。

每晚六半准时吃晚饭,消食半小时到七,然后学习到十半,半小时泡澡放松,十一准时睡觉。

至于用安全套的时间,林有拙也规定了一周两次。周六一次,周末一次。

转眼到年底,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雪,客厅里着一个煤油炉,火焰跳跃着,落到烤火的林有拙脸上,染上了薄薄的绯红『色』。

又被陆起精喂养了大半年,林有拙脸颊总算有了一肉。

林有拙穿着薄薄的米『色』『毛』衣,盘腿坐在炉火旁,烤了半小时的炉火,他有些昏昏欲睡,嘴唇虽然稍薄,颜『色』却很粉很漂亮,火光下更是越看越漂亮。

陆起被蛊『惑』一般,他一只手撑着茶几,一手压着地毯,低头缓缓靠近快要睡着的青年,他想把那两片嘴唇的颜『色』,亲得更漂亮。

越靠越近,青年温热的呼吸喷到他的鼻尖,陆起眸『色』浓郁,正要吻上朝思暮想的嘴唇,墙上的挂钟正响起。

林有拙和上了发条一样,瞬间清醒,他撑着地毯起身,没有看陆起一眼:“我去做题了。”

陆起伸着脖子,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还有一天到周六,他安慰自己,忍着吧。

他收回脖子,算看会儿文件消磨时间。时忽然到一阵衣料摩挲的动静。

他抬头,眼前虚影闪过,还没看清,弯腰靠近的林有拙已经捧住他两边脸颊,主动在他唇上落下一个缠绵的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