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123章恶有恶报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崽崽造星球送给国家!

他如同一只恶鬼, 青筋混冷汗,瞳孔瞪如铜铃,能清晰看见他瞳孔里细密的血丝。

于成济似乎许久没有睡过, 此时像个疯子,眼中全是癫狂。

看到这份视频的人皆是一愣,这个人刚刚喊崽崽?

要崽崽让他死?这个曝通辑犯的男人关他们崽崽什么啊!

本来“清算惩罚”一被金乌引流,此时因为这个视频中的一个“阳阳”瞬间掀千层巨浪。

要知道, 现在离“星海直播间”关闭也才一个月,他们对小时旭的记忆还非常清晰。

“通辑犯还有理,打量谁没打赏过碳点啊!别什么脏的臭的都扯到崽崽身!崽崽没开直播,但我们还在呢!”

“查到!于成济,十年前的通辑犯, 专门拐卖『妇』女童,他所在的村被称之为罪犯村,里面没一个无辜的,十年前被咱们国家的警察哥哥捅,大家去查,网还有up主专门做过这个件的视频, 看得我血压升高。”

“可这和我崽有什么关系?!”

有许多人这么一问, 瞬间“清算惩罚”引发的病例被曝光。

网络交流迅速, 很快,全网皆知,这下大家伙没办法静下心来学习,全在追踪此。

此时, 于成济痛苦咆哮完,沉寂下去。

他咬烟蒂,目光落在他突血管的手背, 血管里的血『液』像烧沸的血『液』,咕咕噜噜冒出一个个小小的鼓包,烫得人全身『潮』红。

盯久,那些小鼓包像是活的,如同什么虫子,要从血管中钻出来。

不仅如此,这样的如同活的小鼓包遍布全身下所有血管!

于成济捏烟蒂手抖如筛糠,拿眼睛死死盯摄像头,看得同样看视频的人瘆得慌。

“这都是报应,违背星海公约第一条都会受尽折磨。”

“我不是第一个,也不是后一个……”于成济狞狰的脸扯出一抹扭曲恶毒的容,“想想星海人对幼崽像对小祖宗一样捧,们做得到吗?”

“做不到!们那么喜欢那个小杂种,他可不会惦记们!”

于成济愤恨怒吼,他能清楚感觉到己还能活很久,但同时,他浑身下如同被细细密密的针扎,从头顶到脚底板,每分每秒都是痛苦。

血管里的血『液』像沸腾的火山,烫痛,高烧来的时候,脑子都糊涂,只剩下浑身里里外外令人痛不欲生的疼痛,偏偏这种疼痛日俱增,甚至根本没有痛过头,再也感受不到疼痛的说法。

更甚,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他清楚知道己还能活许久。

无论怎么杀都没用。

他只能这么痛苦的活!

于成济回想前年轻时做过的种种,他的心肝都黑成煤炭,至今也没有后悔,要不是拐卖『妇』女童获得的钱财,他这十年逃亡怎么可能还过得舒服呢?

他恨,恨那个莫冒出的直播间!

那个小破孩子!

于成济太过虚弱,浑身没有力气,他虚虚握手,盯摄像头,咧开嘴,阴森森低『吟』:“我等,们跟我一下狱!!!”

他伸出手,似乎想关掉摄像头,但手伸到一半累得垂下去,他低骂一句“艹”!探出身,没想到,刚一动,高高大大的一个大男人砰得砸在,像一瘫烂泥,散发恶臭。

所有观众被于成济的话惊得倒吸一口气,他们怔怔看于成济拼命想爬来,也仅仅只是半抬半个手掌。

他的力量似乎连一个婴孩都不如。

过大约半个小时,观众们才听到门吱呀打开的声音,紧接响一个骂骂咧咧的『妇』女低咒声:“狗东西,竟然躲在这里,还穿得人模狗样……”

一只纤细的手腕抓住于成济的后领,像拖死狗一样拖走。

“哧……哧……放开我!”衣领勒住于成济的脖子,令他呼吸不畅,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他如同溺水的人,挣扎挥舞双手。

可他知道己死不!

他惊恐半仰头,看那个五官清秀格外苍老的女人,瞳孔紧缩。

这个女人不是他什么人,只不过她的女曾被诱拐过,一直没找到,四年前,直播间出现,后来科技越来越发达,于成济日子才不好过来。

他东躲西藏,不知道这个女人早发现他。

但这个女人没有报警,只想杀他,直到一个月前,他突然犯病,全身无力,被这个女人知道。

这个女人更加没有报警,抓住他关来,后来知道他死不后,拼命折磨,今天他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也正因此,他特意发送视频,曝光一切,要引国家的注意!

哪怕去监狱,他也不要和这个恐怖的女人呆在一。

刚刚他还没后悔,这时,见到这个女人,于成济忽然怒恐,夹杂浓浓的后悔不甘,脑子晕晕乎乎。

观众已经看不见他的影子,只听见他像疯子一样,疯疯癫癫哭喊道:“我有碳点,我还有很多很多碳点,阳阳,让我死吧,让我死吧……”

仿佛之前那声怒骂的“小杂种”不存在似的。

没一会,视频结束,观众久久回不过神来。

金乌看向脸『色』气得发青的华夏领导,轻声问:“这是他用帐号设定定时发布,需要我截取,压下来吗?”

等观众反应过来,要翻天啦!

“都曝出来,现在再压有什么用。”华夏领导冷,“算会紧张害怕,也是那些罪犯。”

像他不怕,他一没拐卖过『妇』女童,二没遗弃过幼,三没家暴,四没殴打过人……

星海公约第一条公约例举的项,他都没沾,要罚也罚不到他身。

不过……华夏领导还是叹口气,短短时间,他们联系其它国家,确认,确实如同金乌所言,同样症状的“病患”存在很多,且也有一批人死。

华夏领导蹙眉:“这影响太大,不能拖,金乌劳从旁协助。”

金乌学系统曾经的样子,扬头:“好说,开权限。”

它在网络里由在,唯有华夏给它涉及方方面面的权限。

金乌运算能力很强,不一会,按华夏的要求提取数据,一一分析。

其中包含:什么样的人会受罚?惩罚力度如何?是否完全照搬星海公约?

这个时候,网络已经扒出来那些“病患”,也如金乌运算分析中一样,猜出大部分共通点——伤害幼崽。

开始,大家还同仇敌忾,但是很快,一系列的问题冒出来,大家便『乱』。

“犯罪,请交给法律去惩罚,这种不明不白玄学惩罚算怎么一回?”

“楼,也太天真,世界的阴暗面根本没见识过吧,有很多恶报警没用,比如家暴!比如校园暴力,比如精神打击控制……”

“我听同说,她亲戚的姨妈家的子有同样的病症,先是虚弱得爬不来,饭都没什么力气吃,接是高烧,一直喊痛,送医院查不出原因,前两天死,也不知道干什么,不过那家子读书的时候是小混混。”

“不会打架都得死吧,这也太可怕。”

-

“星海公约惩罚有连坐制度,是星海人己杀,我们这边好像报应一样。”

“确实像报应,报应好啊!看那个通辑犯的视频知道他很痛苦,活该,想死还死不。”

“有这种清算也好,发现这种症状的人,大家一定要远离啊,一看犯过,呵。”

随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人讲述身边同样的案例,讨论声越来越大。

直至华夏官方帐号开通直播,播主是官方的老主持人。

他先针对这项“清算惩罚”讲述遍,紧接便挂出金乌整理的星海公约第一条,让大家对照。

“大家不要太紧张,没做恶,亏心,不怕被清算。”

主持人看直播间的弹幕,按金乌提取出的重要问题一一解释:“有人问,流产算在内吗?我可以保证,不算在内,大家都知道近些年一直号召优生优孕,据我们调查,有拿掉过孩子的产『妇』,或意外流失的孩子都不算在内。”

“只是打架算在内吗?是殴打,不是打架,且殴打也会按受伤情况来算,公约里有明确的分级,在这里号召大家日常生活中要冷静,千万别冲昏头脑。”

“对,年龄是出生那一刻,到20岁,请大家注意第四条,精神伤害,等大家精神力激发后,会更能感受清楚。”

“至于惩罚,症状在一旁有发,犯越重,活得越久,当‘时间’到才准许死亡。”

在那种每分每秒都是痛的情况下,死是好的解脱,但犯严重的人连死都不被允许。

主持人没有丝毫的同情,安抚道:“只要大家不犯,这些惩罚不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影响,大家安心,有任何情况,官方会一一公告。”

除主持人,金乌也下场一一和观众解释。

总得来说,蓝星的清算惩罚还挺有人情味,公平公正,谁都逃不过,还祸不及亲属,那些长久痛苦活下来的重犯,他们浑身虚弱,生活无法理,死不,可想知未来会怎么样……

相反,星海里,星海公约执行力度非常强,一经发现,立马抓,杀掉,反面教材,对蓝星重犯来看,实在是羡慕,死一百。

但星海人搞连坐,一个人犯,全家亲属一死!包庇者死,冷眼旁观者死!波及甚广。

华夏官方也说不出哪种好,或者哪种都不好,还是按律法办好?

他们没法说,也无法阻止,只能引导蓝星的民众的情绪,千万别对星海、对崽崽产生排斥。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甚至所有人都没不到的意外,他们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或许只要有人犯,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这不妨碍,他们对小时旭、对爷爷顾知、对红星……更增加一抹神秘的『色』彩。

此同时,星海中央的源星,红星端坐在圣树之顶,右手抛个『毛』绒团子,左手微微一勾,许多小点点落在它手心。

它一扫,嘴角勾下:“19883个,华夏的第一批,110,蓝星欺负幼崽的人也很多,要不要我把以前非要我在规则附加的‘bug’踢除,省得未来没多少人来见阳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