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校园怪谈23黄理事长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深夜, 万籁俱寂。

滑过地面摩擦声在寂静中十分突兀。

有点像爬行昆虫行走在地面的声音。

嚓嚓。

嚓嚓。

该空『荡』『荡』的屋顶,有什么东西在窜动着。

像蜘蛛一样倒挂在房顶,肢抓着墙皮, 长长的脖子倒垂下来。

那东西快速滑过房顶, 头颅在每一个熟睡的玩家脸擦过。

先来到了梁西和夏池头顶。

——“戴了眼罩。”

——“又戴了眼罩。”

没有浪费过多时间, 灵活地移动着,很快来到了苏梵头顶。

——“这个来不好惹,我又不傻。”

装睡的众人:“……”

淦, 现在goigoi都这么市侩了吗?

欺软怕硬?

从苏梵头顶离开, 怪物来到了百里辛的头顶。

——“嘻嘻嘻,这个细皮嫩肉,来很好欺负的样子。”

头颅再次向下延伸, 几乎就和百里辛脸对脸贴着。

那怪物口中发出桀桀的笑声,趴在青年耳畔低语。

——“嘘嘘,嘘嘘, 嘘嘘。”

——“你想『尿』『尿』,你想『尿』『尿』。”

——“嘘嘘, 嘘嘘,嘘嘘。”

众人:“……”

梁西在被窝里咬了咬牙。

难怪那天他会无缘无故吓『尿』, 原来被催熟的!

该死。

——“怎么还不醒?”

催了半天, 睡姿像睡美人一样的百里辛端正乖巧地仰头朝,就不醒。

怪物有点烦了。

忽然, 到青年嘴巴微微张开,好像说些什么。

好奇地凑前,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青年的嘴巴吸引。

就在这时,青年毫无征兆地骤然睁开了双眼。

一双毫无睡意的漆黑双瞳和血『色』双瞳大眼瞪小眼。

百里辛:“嗨。”

血红『色』的瞳孔瞬间收缩,那怪物连身形都僵硬一秒。

有, 有点突然。

虽然被吓了一跳,问题不大。

百里辛今晚也算终于亲眼到了红衣学长,和夏池描述的一样,对方的头皮一块一块缝合到了一,他穿了一身血红『色』的衣服,身体拉伸变形成了蜘蛛的模样。

苍白下陷的脸颊镶嵌着两颗红『色』眼珠子,倒映出了自己的脸。

红衣学长的这张脸,和自己在停尸房到的小景的脸一样。

红衣学长调整了一下位置,他脸颊对准百里辛,轻咳一声,正准备说话,就被对方夺得先机。

百里辛:“你小景吗?”

红衣学长僵了僵,表情忽然羞愤来。

喊了一声,“不,我不小景!”

表情狰狞,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就在伸出尖锐的爪子朝着百里辛进攻过去的时候,百里辛忽然朝着伸出了手。

疯狂中的红衣学长清楚百里辛手里的东西,手臂骤然停下。

红衣学长呆呆着那个东西:“,你从哪儿找到的?”

百里辛:“在教室里,这你的头发吗?想让我帮找到的主人。”

黑暗中,倒挂着的恶鬼原地旋转两圈,激动地着那片头发,迟迟不敢伸出手。

那片头发似乎也感受到了对方,头发丝像一只小狗一样嗅闻了一下。

紧接着,发丝在半空中弯曲变成,组成了一个大大的爱形状。

仿佛一个人举双臂的爱展示。

红衣学长顿时破防,双手颤颤巍巍捧着那头乌黑的长发,激动地放在自己的脸颊摩挲。

头发感受到了寻找已久的熟悉气息,发丝微动,长长的头发卷过肩膀,落在了红衣学长的后背,和对方拥抱。

【叮!】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可获得任务奖励积分6000分。】

红衣学长盘腿坐在百里辛的床尾,此刻哭得像个孩子。

百里辛晚睡觉没脱衣服,他慵懒地靠在墙边,着这对经历了十多年才再次相遇的身体部位。

许久后,头发自己飞到了红衣学长头顶。

垂落下来,乖巧得像只小狗。

红衣学长这才抬头,向一直默默等在旁边的百里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谢谢。”

“额,我刚才就出来溜达溜达,没别的意思。”

“呵呵,没吓到你吧。”

黑暗中,百里辛眉头一挑,“你这溜达地挺频繁啊。”

红衣学长尬笑,“你知道我的字,我的头发告诉你的?”

忽然被点,一缕头发乖巧地缠红衣学长的小指。

百里辛打量着重新拥有了头发的红衣学长,虽然脸还有泥泞的血迹,长长的秀发遮盖住了瘦到脱相的脸颊,比他在停尸房到的小景更好几分。

“不告诉我的,”百里辛眼睛落到红衣学长胸前的青紫痕迹,“我去过停尸房,你的尸体还放在那里。”

他顿了顿,尝试着用比较温和的语言道:“抱歉,我检查了你的尸体,发现你生前受到了一些伤害,你还愿意回想以前的事情吗?”

红衣学长原就毫无血『色』的皮肤现在来更加惨白,他瑟缩了一下身体,“我都忘记了。”

百里辛抿唇。

小景不肯说,他也不便继续追问。

从背包里取出了那个一直没有送出去的钢笔盒,百里辛向事人确认道:“我在教室的桌洞里发现了这个钢笔盒,原打算帮你把礼物送出去的。”

“现在你出现在这里,我想在确定一遍,这个礼物你还送吗?”

红衣学长长长的双手撑在床,爬到百里辛的面前了眼那个钢笔盒。

原血红『色』的眼睛忽然闪过了一丝落寞和悲哀,摇了摇头,并没有去接那个钢笔盒,而重新坐回了床尾,“送?送给谁?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吧?盛儿也早就从学校里毕业了。”

“这个礼物我原送给他的十九岁礼物,现在时间早就过了,也没有送的意义。”

“一个还活着的人,一个早就死去的亡魂。”

“没有必,也没有机会了。”

百里辛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红衣学长的表情。

在提到盛儿的时候,对方口中只有感慨和恋恋不舍的遗憾,并没有任何怨念,来盛老师可以排除伤害他的嫌疑人了。

百里辛:“如我说,盛儿现在就在学校呢?这个礼物你还送吗?”

红衣学长倏然抬头,“还在学校?这怎么可能?不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吗?”

的表情忽然紧张来,“难道他也……”

“不不不,”百里辛赶紧打断了红衣学长的疯狂联想,“他没出事,十多年前他这里的学生,十多年后他这里的老师,很合理。”

红衣学长听后忽然哈哈笑了一声,“不可能的,他绝不可能来到这里老师的。”

“他和我一样,也被家里人送过来的。我们都恨死这个学校了,又怎么会毕业后回到这里成为刽子手?”

“屠龙少年终成龙?不可能的,他那么正直,不会变成那样的。”

百里辛沉声道:“可他真的回来了,现在教务处的一员。盛老师,大概40岁左右。我亲耳听他说过他以前在这里过老师,还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不过他的朋友『自杀』离世了。”

“你觉得能对来吗?”

红衣学长强撑着的笑声戛然而止,他迟疑地望着百里辛,用一种十分小的语气求证道,“你说的都真的吗?他真的回来了?你没骗我?”

百里辛:“我只能说有可能,因为我没见过你口中盛儿。我不知道那位盛老师的全,而且就算字相同,也有可能重。”

感受到了红衣学长的情绪,更多的头发缠绕在了的肩膀,就好像有个人在背后给了力量和支撑一样。

深吸一口气,红衣学长开口:“我想见他!”

“你能带我见他一面吗?”

“我力量不够,没有办法自己离开这里。我可以……”他顿了顿,眼睛瞥向百里辛手中的钢笔,“那支钢笔我的东西,我可以附身在钢笔身。”

“你放,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只远远地他一眼就行了。”

说到最后,红衣学长已经用了哀求的语气。

【叮!】

【恭喜玩家,发现探索任务——[相见],请帮红衣学长见好朋友盛儿一面。该任务难度系数为b,完成后可获得商城奖励积分6000分。】

【友情提示:探索任务失败后不受系统惩罚。】

【接受/拒绝】

百里辛按下了接受,“好,我答应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次日一早,依旧投喂了小怪物。

和一次考试时间不同,因为语数考试时间较长,需花费一天的时间,所以早9点就开始了第一次考试。

午语文,下午数学。

不知道校方不故意的,考场就在教室内,就连桌子也没有刻意拉成单人单桌。

如想抄别人的,只需向旁边瞄一眼就能做到。

不光如此,c班考场中甚至了监考老师都没有。

赤//的钓鱼执法。

总有玩家不信邪,非铤而走险一下。

到了下午五点的时候,考试正式结束。

玩家们还没有享受交卷的快乐,赵老师就走了进来。

他来情不错,以前不苟言笑的僵硬脸庞今天意外地有了几分笑容。

赵老师手里抱着两捆试卷和一张成绩单,站在讲台后朝下环视一圈,到了百里辛的位置时特意逗留了两秒。

赵老师:“咳,同学们,我们能在一个班相聚,我们的缘分。既然有相聚,就会有别离。”

“从明天开始,我就离开c班了。”

玩家们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离开c班?那c班没班主任了?

赵老师:“会有别的老师来接替我,今天我还你们的班主任,这这次考试的试卷。”

“学校老师已经加班加点出来了,我想你们一定非常好奇自己的成绩。”

“下面我念到字的学生来前面拿试卷。”

“百里辛,语文135分,数学150分。”

讲台下面立刻一片窃窃私语。

“卧槽,135,这么高?数学直接满分?!”

“这放在现实世界里妥妥的学霸啊,清北欢迎你?”

“距离清北还差一点吧?考清北的语文不都150分吗?”

“你不有病,你作文不扣两分啊,阅读理解全对啊。”

“不也有满分作文嘛。”

“嗐,说不过你,反正他考这个成绩就很牛『逼』。”

百里辛去拿试卷的时候赵老师还特意错开了个位置,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多亏你杀了那么多恶灵,校方把积分全算在了我头。”

“从明天开始我就升成了b班班主任,跟你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我们还缘浅啊,哎。”

百里辛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了赵老师一眼,意味深长道:“赵老师,再见。”

赵老师破天荒地拍了拍百里辛的肩膀,“加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直播间。

【哇,辛神数学竟然满分,好厉害。】

【这种完美人设,千万别让我妈见。】

【你妈『逼』你追他?】

【不,我妈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按在课里:你人家,你再你!给我学!还活着就给我可劲儿学!】

【哈哈哈,别人家的孩子,我感同身受,哥们。】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家长,就想问一下,家长怎么做到全统一的?】

【下八千年的老祖宗基因强化?】

【哈哈哈,牛『逼』牛『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苏梵,语文137,数学148。”

玩家们:“哇!”

“夏池,语文125,数学135。”

玩家们:“啧。”

夏池:“……”

你们啧个屁啊,我这个成绩放在高考也妥妥的学霸!

超过一线十分啊。

“梁西,语文120,数学125。”

赵老师陆陆续续念着成绩,等到大部分玩家手里都出现成绩单的时候,赵老师停住动作。

他拍了拍剩下的成绩单,“学生守则里特别强调过考试时的诚实守信。”

“剩下的这些同学因为考试作弊,两科成绩全部作废。”

“恭喜你们,继续成功留在c班。”

几还没有发到试卷的玩家脸『色』“唰”地一白。

其中一人站来,“老师,不哪里出错了?我没有作弊,考试的时候书我全都放在了外面,也没有周围同学的。”

“啊!”又一位玩家站来,“我也!”

赵老师原稍缓的脸『色』绷来,他冷冷道:“学校不会误判,你们这些人里有的抄了课,有的了别人的,还有的用类似于通讯器的特殊手段传递了答案。”

“我没说错吧?”

几存侥幸的玩家脸更加惨白。

其中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到了后悔。

他们两个只有一个题拿不准,私聊对了对答案。如知道私聊也能被判定作弊,他们又怎么会为了这两分丢掉整个卷面成绩?!

想死的都有了。

窃窃私语声在周围响。

“一眼就能出钓鱼执法啊,竟然还有人作弊。”

“闭眼蒙也不至于蒙个0分,亏死了。”

“哎,好可怜。”

赵老师:“鉴于你们这次初犯,只给你们清零成绩的处罚。如下一次再作弊,你们可就被直接赶出学校了。”

赵老师:“好了,下课,吃饭。晚六点半,多媒体教室重新分班。”

今天赵老师来情的确不错,就连以前恶言恶语的“学校不垃圾和废物”今天也变成了“被赶出学校”。

终于脱离了教师底层,能不开嘛?

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六点半,所有的玩家聚集到了多媒体教室。

讲台放了一张铺着红『色』天鹅绒桌布的长桌子,屏幕还投影了一张巨大的ppt。

《文颂高中s432级高三第一阶段考试分析大会》

以往早就应该坐在『主席』台的老师今天都安安静静站在讲台的两侧,好像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百里辛和苏梵几人依旧坐在最后面,百里辛挺直腰背抬头望去,就到一个老师在光明顶老师耳边说了句什么。

接着校长立刻神情严肃来,平日里惯常的傲慢表情也变得很恭敬。

他走到讲台面前,拿话筒高声道:“同学们!校领导对你们的未来多重视,仅仅只一次『摸』底考试而已,牵动着我们理事会会长的。

“我刚刚接到通知,理事会会长黄先生已经到了报告厅外面,下面请所有同学立,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的理事会会长黄先生!”

玩家们的脸『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还听话地站了来,在校长求下统一鼓了如雷的掌声。

在声『潮』中,一个坐在轮椅的男人被缓缓推了进来。

到讲台只有台阶,那些平日里对着玩家和学生横眉冷对的老师们,此刻一个个满面笑容,一个比一个积极地帮男人抬轿,生怕晚了。

玩家们眼中的鄙夷一闪而过。

轮椅的男人已经头发花白,他面容僵硬,眼窝下陷,脸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老人斑。

鹰钩鼻,尖下巴,形容枯槁。

这个人就黄肖连了。

黄理事长理所然坐在了最中间,其他人这才犹犹豫豫落座。

校长:“这位就我们文颂高中的理事会会长,黄先生。”

“他一生都献给了文颂高中,从始至终都关每一位学生的发展。”

“每年考试结束,黄会长都会不辞辛苦地来到这里,为优秀的学生颁发学习奖品,这次也不例外。”

“下面我念到字的学生来台。”

“百里辛、苏梵、夏池……”

校长前前后后一共念了十个字,百里辛三人对视一眼,混在其他七人中走了讲台。

黄会长年纪虽然来大了,眼神非常明亮。

白花花的头发一丝不苟梳在脑后,一张僵硬的脸努力勾出温和的笑容。

黄会长一个个在学生的脸扫过,最后目光落到了百里辛的脸。

苍老的声音好像从肺里发出来,每说一句话都极其困难:“不错,不错。”

只说着“不错”,也不知道哪里不错。

校长毕恭毕敬向黄会长:“这几位就这次『摸』底考试成绩优异的同学。”

“特别这位同学,”校长指了指百里辛,“数学考了满分。”

黄会长轻笑:“这么优秀,怎么还穿着c班的校服?这次考试后不可以升到a班了?”

校长快速翻了翻手中的花册,尴尬道:“他还不行。他这次考试虽然成绩高,次扣了很多分,所以只能升到b班。”

黄会长那双明亮的眼睛又了百里辛一眼,“b班吗?哎,好事多磨啊。”

黄会长头彻底转向百里辛:“百里辛同学吧?在b班加油啊,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关每一位同学,一定会尽量帮助你的。”

众目睽睽下,黄会长手里的奖状递到百里辛面前。

百里辛接过奖状,沉默两秒后问了一句:“真的可以去找您?”

“然!”黄会长眼睛更加明亮,他唇角扬,“任何时候都可以,我的办公室就在办公楼的三楼。怎么,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百里辛抿唇:“没有,就问问。谢谢会长。”

黄会长一张脸已经笑出了满脸褶子,“不用谢。”

接着,黄会长眼睛落到了苏梵脸,立刻『露』出了嫌弃的眼神,表情也跟着淡漠下去。

到了夏池的时候,黄会长又花了很长的时间下打量,不过最后摇了摇头,低声呢喃一句。

“可惜,个傻子。”

夏池:“???”

淦,你说谁傻!

这场会议因为有了花姑娘会长的加入,变得又臭又长。

讲了一堆彩虹屁后,黄会长终于离开,留下了校长等一众人。

时间也到了晚8点。

黄会长一走,校长跟学了某变脸一般,表情立刻拉了下来:“好了,分班,散会。”

简单,高效,快捷!

最开始的依旧a班,a班老师领完学生后,赵老师努力端着架子走了来。

“咳咳,念到字的,跟我走。”

.

.

.

“百里辛、苏梵、梁西、夏池、周广、李灿灿。”

赵老师表情僵了一下。

几人走到赵老师身边,在赵老师一言难尽的表情中,百里辛耸耸肩:“赵老师,来我们的缘分不浅。”

赵老师:“……”

离我班的玻璃远一点,你们不过来啊。

苹脸因为中途受到了盛老师的惩罚,后来考试成绩又不好,直接从a班查无此人,不过因为他一次还有260分的底分撑着,最后分到了b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直播间。

【我觉得那个黄会长辛神的眼神不对劲。】

【不你觉得,就不对劲。你没到辛神旁边苏梵大佬的脸『色』都黑了。】

【不过这老东西胆儿挺肥啊,这么大年纪了还敢对辛神下手?】

【所以说老小孩,老小孩嘛,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前面的,你这解释聪明绝顶了。】

【嘶,滚蛋。劳资可不想光明顶。】

【辛神:赵老师,我们又见面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赵老师:莫挨老子!】

【笑死,赵老师这过河拆桥啊,明明靠我们辛神才升到b班的。】

【因为辛神也换了不少次玻璃,哈哈哈,痛并快乐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整整五十个人,跟着赵老师回到了b班。

b班教室的大小c班的三分,教室里需容纳五十个人。

前后桌紧紧挨在一不说,就连中间的过道也需侧着身才能走出去。

一排4个座位紧紧挨着,桌子来也比普通的桌子小,颇有几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压迫感。

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汗臭味和『逼』仄感,每一个角落都透着几个字。

——我很拥挤。

夏池和梁西走进教室的一刹那差点吐了,就连从开始就特别开的赵老师也不开了。

赵老师:“……”

劳资不被骗了,难怪那个混蛋老师跟自己换了教室还那么开。

这还不逃?

赵老师直接就招呼着打来了窗户,窗外清澈无污染的风新鲜空气送进来,让这个教室立刻清新了一点。

赵老师忍着呕吐,到学生都落座后了冷着脸开口:“从今天,我就你们的班主任。”

“我知道b班的环境很艰苦。”

“大家再坚持一下。”

“下面我分配一下宿舍。”

教室资源拥挤,不过好在b班的宿舍人间的。

赵老师很快按照成绩分配好了宿舍,念完最后一个字,他的耐也消磨殆尽,几乎破罐子破摔道:“自己去找宿舍吧,你们都大孩子了,学会自主。”

百里辛离开的时候,赵老师百里辛单独叫到了一边。

赵老师压低声音:“虽然我说这些话不太合适,我还提醒你一下,别和黄会长走得太近。”

“有些人未必表面来的那么和善,有些来凶狠的人也未必坏人。”

他顿了顿,意有所指道:“比如说那个迦医生,斯文败类的模样来坏了点,肠不坏。”

赵老师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

百里辛学着赵老师的样子压低声音:“赵老师,迦医生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说他好话?我出双倍。”

赵老师表情一僵,“他说帮我带五节课。”

“你知道的,我虽然想升,懒得干活。”

“现在有人主动帮我干活,我肯定答应。”

“你说吧?”

百里辛了眼墙边的窗户:“玻璃不了?”

赵老师咬咬牙,一脸郁闷:“我答应的时候压根不知道你们几个也在我班里!”

“我以为我会隔壁班的班主任!”

“可恶,失算了。”

“所以你们给我老实点行不行?算我求求你们了。”

百里辛轻笑:“不怎么人家怎么能混到理事会呢。”

赵老师:“……”

好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直播间。

【赵老师:今天又被算计的一天,好值。】

【赵老师:可能我不老师,而玻璃修理工。】

【《修理工》】

【我现在只好奇黄会长的下场,先不说辛神弄死他,光苏梵大佬和迦医生这两位护草使者,这位恐怕就已经离死不远了吧?】

【谁让他动了不该动的念头。】

【每次考试结束黄会长都会出现,再加他前干的那些破事,他去干嘛?不会去给自己物『色』下手对象吧。】

【好可怕,学校里如有这种败类真的吓人。】

【误人子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百里辛并没有跟着大部队去宿舍,而错开人群走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里。

藏在钢笔里的红衣学长放出来,小景蜷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早就有了意识的头发像最贴的朋友,从身后紧紧拥抱的小景过分瘦削的身体,想以此给他传递些力量。

百里辛抿唇,静静等下小景缓过劲儿来。

小景依附在钢笔,钢笔又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钢笔有什么变化,他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

他走讲台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小景的战栗。

那不单单只害怕,还有仇恨和怨念。

而这种战栗,在他从黄会长手里接过奖状的那一刻已经达到了巅峰。

年到底谁伤害的小景,已经不言而喻了。

作恶的人很多都如此,有了第一次,就会想第次。

特别在犯下错误后没有得到相应的惩罚,那种挑衅法律和规则的侥幸理会越发刺激恶人的神经,让他们变加厉。

虽然不确定那位跳舞的小姑娘不第一个受害者,红衣学长绝不最后一个受害者。

每次考完试都会见一次学生吗?

美其曰在鼓励学生,实际里抱的到底什么龌龊的理?

学校神圣的殿堂,因为角『色』的不同,对学生而言,那些站在讲台的人近乎于圣旨的存在。

如一旦有人怀不轨,那一场灾难。

百里辛俯视着瑟瑟发抖的红衣学长,没有说太多的话。

这件事情经过了时间的沉淀,对他而言早就难解的结,不三言两语就能解开的。

想帮他,除非彻底斩断源头。

眼着还有十分钟就到了熄灯时间,红衣学长才从莫大的恐惧和悲愤中堪堪挣脱出来。

他正准备抬头向百里辛说些什么,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冷酷的声音。

“谁在那儿?!”

此刻的百里辛站在墙的拐角处,红衣学长站在百里辛视线盲区的地方。

正准备说什么的红衣学长探出头向向外面瞄了一眼,表情顿时僵住。

下一秒,他立刻化成一缕烟,钻进了钢笔中。

百里辛停顿两秒,慢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晚好,盛老师。”

清楚角落里的学生,盛老师愣了一下:“你?”

他目光锐利地下打量着百里辛,语气中都质疑:“还有十分钟就熄灯了,你不进去在这里干什么?”

“你不会在专程等我吧?”

盛老师收回目光,表情越发冷硬,“在你这么有毅力的份儿,你把钢笔拿过来我一眼,我认不认识。”

背包里的钢笔止不住地战栗,紧紧缩在最里面不肯出来。

百里辛沉『吟』两秒:“抱歉,我想可能我搞错了,忘记我前的话吧。”

“我出来透透气,这就进去,麻烦盛老师了。”

眼着百里辛头也不回就走进宿舍楼,一直端着架子的盛老师慌了。

他快走几步追百里辛,“同学,你等一下。”

百里辛停住脚步,用略显疑『惑』的目光向盛老师。

盛老师尴尬地扫了一眼脚尖:“我忽然想来,我确实有个朋友叫小景。”

“你把钢笔给我一眼。”

他深吸一口气,妥协道:“就一眼。”

百里辛背包里的钢笔颤抖了一下,已经不再那么抗拒,不过还不肯出来。

百里辛只好开口:“这支钢笔我在一个老旧的桌洞里捡到的,来有一些年头了。”

“说实话,我过,也不特别贵重的礼物。”

“你真的吗?”

盛老师脸僵了僵,“贵不贵重不你说了算的,同学,我不会抢的,我就只一眼,好吗?”

“对你而言可能不重,对别人而言有可能无价宝。”

钢笔已经有了松动的意思,百里辛从背包里取出钢笔盒,送到了盛老师面前。

盛老师挺括的肩膀站在原地,他表情依旧冷酷,颤抖的双手和战栗的瞳孔出卖了他。

两只手小翼翼捧过钢笔盒,盛老师缓缓打开了钢笔盒。

他翻开的动作缓而慢,就像打开一件最珍重的宝物。

一只有些年头的钢笔安安静静躺在里面。

钢笔拿出来放在手中,盛老师还不忘用指尖轻轻摩挲面的字迹。

他目光专注且认真,全身地投入进去,全然忘记了百里辛的存在。

熄灯时间倒计时五分钟的预备铃忽然响,盛老师才如梦初醒。

他钢笔恋恋不舍地放在盒子里,重新还给了百里辛:“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