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第66章想见家长吗?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攻音系草又被撩!

暮霭沉沉, 云团染黛。

随着时渐晚,天边柔和的蔚蓝逐渐转为了藏青。

在绿地上放空许久,不知觉天『色』经完黑了下来。环绕在耳边的男女欢笑声缓缓消散, 变得又轻又远。安静下来的环境中, 并肩躺着的两人都听彼此安心绵长的呼吸。

一阵沙沙的衣料摩擦声响起,慕昀适意仰躺的姿势竖起一条腿,而后坐起, 拍了拍袖口沾的草碎,启唇询问:“饿了吧?”

孟居挺翘的睫『毛』轻颤, 拂面的和风中睁开眼睛, 支撑起胳膊肘。他边应了声“恩”, 边抬着另一只背轻拭两下被吹得痒的眼窝。

“那我们进?”

听男朋友的提议声, 孟居顺势朝他伸出。慕昀便会意地站立起来,弯腰握住男朋友,稍用力气把人拉了起来。

因为在户小憩了一阵子,『露』面得比较晚, 两人一起走进灯光通明的轰趴场地时, 同传班的学员们早三五成群地散落在活动厅各处闲聊或者玩闹。

孟居环顾四周欢乐的氛围,脸颊边挂上意的表情:“搞得还挺热闹。”

以慕昀的『性』子很难受这类活动的渲染,在目睹了同一片景象后,他的口气更显人清醒式的平淡:“是, 但侧面说明接下来的考试和培训安排会更加密集。”

“恩?”孟居就近在吧台边找了位置,边坐下边扬起脑袋。

看着他莫名认真的表情,慕昀抿唇揶揄:“一般杀猪之前不是都适当安抚一下么, 来缓解过于紧绷的情绪。”

“嚯……慕少的人生经验真是丰富得让我惊讶。”孟居反应过来男朋友的玩笑之意,微笑着不再过多言语。

凡是休闲聚会,最不缺少的东西就是食。

活动厅中央的圆形餐桌上摆满各式自助餐点, 看上『操』作相当熟练的餐厅大厨站在铁板烧制作架前忙碌着。一块鲜嫩多汁的半熟肉排在铁板温的煎烤下出滋滋的油点声音,同时散着浓郁的烤肉香味。

这股子诱人的味道让两人记起了腹中空『荡』,各自挑选几样食物来填饱肚子。

小情侣待在一起还未安静多久,一伙同窗学员便相互簇拥着围绕过来。

队伍中某位非常脸熟却叫不出名字的男生率先玩笑着打来招呼:“积分榜大前排的学霸们晚上好!”

“晚上好。”

孟居友好应答,另一边的慕昀也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男生脸上的善意笑容不改,晃动着里的一摞a4纸,继续开口:“我们几个想在吧台这里玩个游戏,会吵你们……”

孟居恍然,移动滑轮椅子凑慕昀边,腾出更大的空,抬示意:“请便请便。”

见他直接让开,男学员连忙摆解释:“噢不不不,我的意是不咱们就一起吧,刚好两人一组就以。”

哈?逃不开就直接加入?

孟居的眉梢隐晦地上挑,无声揄弄有意的同窗们。不过,娱乐项目是聚会上的点睛之笔,干坐着似乎也不大对劲,他没道理拒绝。

于是青年眼神略带挑逗『性』地瞥侧的慕昀,同时笑答:“好啊,是什么游戏?”

对于这种不假索的应答,邀请人明显有些惊喜。

毕竟神仙一般喜欢驻在云端,比起某位连聚会都没参加的积分榜榜首,眼前这位愿意“与民同乐”还隐约之中带着一丢丢憨的类型,也算是比较稀有的物种。

游戏小分队中的女生连忙介绍:“很简单的,两人一组的你画我猜,所有人都统一题目,如果规定时内猜不就接受喝水惩罚。”

听起来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孟居欣然接过同营学员递来的纸笔,转搭档:“那我来画?”

“以。”慕昀点头。

他听游戏主持的安排更换座位,戴上隔音耳机时,被里面躁动的音乐声震得蹙紧清朗的眉端,细密的眼睫也倏地颤了颤。

“吵吗?”看男朋友诚实的反应,青年轻笑。

慕昀听不耳机以的任何声音,却以清楚读出面前人的唇语,盯着红润的唇瓣片刻,小幅度摇头。

“都准备好了吗?我开始出题了。”负责游戏主持的男学员说完就依次朝着负责画图的四人展开一张纸条。

看本轮题目,孟居的表情很是轻松。他拔开笔盖在白纸上一顿自信又流畅的『操』作,在所有作图人中率先举起了a4。

然而坐在正对面的慕昀却再次拧紧了眉头。

我的天,这是什么牛鬼蛇神?

呈现在画面上的不明物体大概是个人物,瞧不出是孕『妇』还是胖子,因为它根本没有任何以辨认『性』别的征,只有猥琐笑容,和溢出画纸的大腹便便。

抽象而且丑。

慕昀考虑片刻后放弃了这个点,目光继续下移动。在人物小腿的位置看一双样式奇怪的鞋子。

他于“雨靴”和“军靴”之游移忖片刻后,再次失了判别方。

看着男朋友帅气面庞上那种一言难尽的表情,孟居的态度也胸有成竹转变成了怀疑人生。

青年不满意地撇了撇嘴,默契呢?

慕昀实在无力吐槽,动动唇瓣求:“你再画两笔……”

孟居啧了一声,重新拿起画笔,在人物躯干上添了几笔,再次举起展示。

这是-枪??

一件毫不相干的物品彻底打『乱』了慕昀的部绪。他抿紧薄唇,在徒劳考,任由规定的答题时流尽了。

“大佬组没有猜出来吗?”坐在侧的学员们似乎是觉得有些疑『惑』,纷纷侧想窥探一眼孟某的画作。

慕昀趁着摘下耳机的动作,瞥了眼纸条上的正确答案。

[翻译官]三个字让他怔,不由自主地看前排作画的学员。

果然大家的画纸上清一『色』的衬衫制服,耳麦话筒加稿件,甚至有人地画出了『逼』真的同传箱。

“……”

未等他开口,某灵魂画经先行难:“昀哥你行不行啊?”

慕昀扯动唇角,盯着明灿又无辜的黑『色』笑眸,加重咬字反呛回:“你先给我看看别人都是怎么画的。”

大家理想中的翻译官都西装革履有专业『性』,偏偏这小子画的是抗日神剧里的猥琐胖子。

愿赌服输,无需其他学员们督促,慕昀主动起走墙边的长桌子前,在盛着各式花花绿绿饮品的杯子里凭眼缘随便选了两样。

他把杯中『液』体都凑鼻尖闻了闻,又浅抿着品尝,确认没有任何酒精的味道后才递了其中一杯给孟居。

看着这人小心翼翼的动作,孟居压低声音笑笑:“应该都是饮料吧。”

虽然领队为大家举办party好好放松一下,但同传班第二天还有很多课程上,想也知道,她不会给任何一个学员醉宿逃课的机会。

慕昀点点头,仰首噙动精致的喉结,把杯中的饮品一饮而尽,随后凑孟居侧,示意和他换位置。

“你猜。”

“为什么?”

上一轮的游戏黑洞赖着不肯动,慕昀对着这个很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坦言:“因为你画得太丑了,我不想把整桌子的饮料都喝掉。”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懂吗?我嫌弃你唱歌五音不了吗……哎?不换,我还没画够呢……”

孟居言之凿凿的反驳话语还没说完,就被脖颈后一道不由分说的腕力拎了对面的脚凳上。

在灵魂画的抗议声和众人的玩笑声中,游戏继续。

事实证明,切换位置是明智的选择。慕昀的画技本就比孟居强几百倍,加上之前还学过一阵子,两人便再没有输掉过。

众人凑在一起又玩了几局,气氛正火热时,聚会厅天花板上明亮的顶灯忽然熄灭,只余下落地窗边整片闪动着的星星灯盏。忽明忽晦的暖黄『色』把原本喧闹的大厅映出一片朦胧浪漫的光影。

“这又是什么环节?”看着忽然暗淡下的灯光,孟居有些疑『惑』。

昏暗中,某个刚刚一起玩游戏的女生小声解释:“听说是今天刚好有个江的学员过生日,领队就准备了小惊喜,带大家一起庆祝。”

果然,温软的女声刚刚落下,几个学员便拐角处推出事先准备好的双层蛋糕。

伴着不知道是谁起头的生日歌,现场的氛围再次温暖起来。

因为对过生日的主角不熟悉,孟居和慕昀都没有前排凑热闹,跟着众人一同道了句祝福,分了块蛋糕便重新坐回吧台边。

严格饮食自律的慕昀是很少碰甜食的,只是安静地坐在椅上,看着边的人端起『奶』白『色』的纸质餐盘。

香甜诱人的蛋糕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孟居地挑了块『奶』油少的,用叉子挖着凑唇边,边吃边看不远处,今夜收惊喜的那位姑娘仍然在朋友们道谢。

静片刻,青年收回视线,看自家男朋友在电子蜡烛光亮中摇曳的侧脸,“昀哥,我记得你是狮子座,那应该也快过生日了。”

慕昀确认式地点了点头:“恩。”

孟居闻声放下蛋糕盘,前俯拄在大理石的餐台上,笑『吟』『吟』地问:“那,你想什么礼物?”

“你问得也太早了。”慕昀颇为无奈,这家伙分明是一点脑子都不肯动。

“小表妹过生日的时候,我提前八个月就做准备了。昀哥也提前想想呗,万一……我满足呢。”

神秘又略带痞意的语气惹得慕昀抬起头,朗隽目光落在面前人的唇角。他伸出,用指腹蹭上面一点甜腻的『奶』油渍,忍住喉咙渴求,嗓音轻柔。

“我想的,你一定满足。”

灯光未明,浑然天成的调情氛围中,两人互相对视,几乎忽略了周遭的热闹氛围。

孟居感受自己嘴角留存着的温度,忍不住顶着劣『性』的笑意『舔』唇:“我们不换个人少的地方?”

对方虽没有回答,眼神中却带着诚实。孟居便默声起,离开座位直直地走出聚会厅。

今夜的培训基地员停课,除了活动场地,大楼其余各处都安静得不像话。

青年倚在一道门板边,未过多久就听了沉稳的脚步声追随而来。两人一同挤进了后的空教室中。

这是一专门用来储存材料的资料室,空比较小,平常没什么人来,里面也没有安装监控。

他们都默契地没有开灯,慕昀把随拿来的电子蜡烛放置在一旁,光焰柔和的灯芯便不知疲倦地模拟出烛火晃动的样子。

“嘶——”

暗淡的光线中,孟居的臂不小心刮在了课桌边角的铁片上,顿时蹭出一道渐渐泛起红『色』的檩子。

映着烛火,慕昀缓缓地捧起他的腕,朝着伤处吹气缓解疼痛,而后俯小心翼翼地亲吻红痕。

刚刚喝的明明只是果味饮料,孟居却觉得自己心口如微醺一样闷热,像是有一团烫人的火焰胸膛里直窜上来。

他感受自己的两肋被人狠狠地搂住,顿时无力地后靠坐课桌上。

慕昀的吻男朋友的腕处移他的唇边,愈加深重地索取,甚至接地品尝刚刚那块蛋糕上香甜的果酱味。

孟居上那件黑『色』t恤的领口遭人扒开,肩头皮肤上留下了被用力掐捏后的指痕,在绯红中泛白。

在他们的大脑完放空之前,寂静只剩喘息的空内乍起一阵机响铃。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两人同时咯噔一下,触电般地分离开。

孟居低头,看自己机屏幕上亮起[孟太太]的备注,忙脚『乱』地拉起衣服,兀自平复片刻才按下接听键。

“喂?妈。”

被晾在一旁的慕昀无奈笑笑,用指抚『摸』自己有些胀的嘴角,无声地与男朋友并坐在一排。

“小居,在忙吗?”

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声音温婉随和,但孟居却觉得自己的心跳来没有这样激烈过,仿佛是做了什么错事被当场抓住一样的窘迫无措。

“啊……不忙。”

“你在运动吗?”孟母瞬听出了儿子语调中的不自然。

“……也没有。”

孟居心中慌『乱』,偏偏坐在边的人悠然地伸上来摆弄。几根细长的指上至下地轻捋过他的丝,把柔顺的头顶抓『乱』复又抚平。

别闹。

青年朝着男朋友对了对口型,然后又把部的注意力放机通话上,不再管顾依旧在自己头顶撒野的五指。

索『性』孟太太并无殊事,只是例行问问神兽的近况,孟居与之闲聊少时便成功挂断。

看着恢复主屏幕的界面,孟居轻叹了一声,瞥男朋友时并没有计较他刚刚胡闹捣『乱』的行为,反而目光平静,柔和中略带感伤。

“突然怎么了?”察觉旁人的不开心,慕昀的眸底深邃两分。

孟居摇头否认:“没什么。”

只是想还没和家里出柜,以及爸妈对这件事情的接受程度,便感一阵头痛。

比起昀哥把自己介绍给边人的坦『荡』,他确实有很多暂时还做不的事情。

不必孟居亲口说出来,慕昀经他自我纠结的眼神里看懂了所有的东西,随『揉』搓着他的碎,安静片刻后放轻了嗓子:“阿孟,你想不想见家长?”

“啊?”突然敲中心弦的一句问话让人愣。

慕昀接着温和地解释:“我带你探班吧。”

孟居这才反应过来,噙着极淡的笑意回应:“别闹了,卫导在国拍戏呢。我是真粉丝,前两天还在网上看了最新路透。 ”

对此说法,慕昀并不否认,反而挑起眼睑反问:“那不是正好吗?”

短暂的沉寂之后,某青年陡然想起夏令营的2+2模式,下周过完他们就飞语国家进行实训了。

孟居的黑眸在瞬明显睁大,带着一脸震惊的表情望侧,惊喜交加的语气中还混杂着道不明的情绪。

“真的?以么?”

“当然,不过你先告诉我,你在激动什么?”慕昀仔细地打量着青年脸上的精彩神『色』,笑着『露』出一片洁白齿尖,附耳低语:“是因为见男神,还是想见……家长?”

虽然这会儿的脑子不太灵光,但孟居确信,昀哥的这句话中吞回了一个音节,他原本想说的词应该是,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