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56章真有意思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我在未来做怪物之母!

郁枝换掉衣服, 套上外衣,后将面具戴好。

然后她爬上楼梯,直接来到空无一的天台。

夜晚的天台格外寒冷, 郁枝到边缘的栏杆处,黑『色』的衣角随风翻飞。

好高。

郁枝看了一眼黑洞洞的下,心情平静如水。

还好, 她不恐高。

她将飘拂的碎发拨到耳后, 月光偏移, 映照到她身上,与此同时,地面突然响一道震惊的叫声。

“蔚队, 看那里!”

有一个眼尖的调查员发现了高楼天台上的影,顿时脱口而出。

蔚白筠闻言,立即抬头向上望去。

几乎是一瞬间,她瞳孔收缩, 破天荒『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与他们相隔几十米的高楼天台上, 正站着一个。

那一身漆黑,几乎夜『色』融为一。祂后退一步,整个随之隐入黑暗,只有脸上的山羊骸骨面具无比醒目, 夜幕下泛着森白的光。

“是之前的那个面具。”蔚白筠沉声说道。

萧灼闻言,立即抬眸。

陆邱也正要抬头向上望去,然而, 他的脑子里仿佛有一根紧绷的弦突然断裂, 不等他有所反应,便失去意识,无力地倒了下去。

“陆队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 快把他扶过去!”

“还有呼吸,应该只是昏『迷』了……”

“好好的,怎么会昏『迷』……”

归属第七特遣队的几名调查员率先发现了陆邱的异常,连忙将他扶到相对安全的地,随行的医疗员随即凑过去,对他进行简单的检查。

郁枝上看到了这一幕。

是尼尼。

她克制内心的思绪波动,一心一意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到天使身上。

晚风轻轻拂过天使的金发羽翼,衣袍飘动,浅金『色』的环形印记月『色』下若隐若现。

天使也察觉到了郁枝的存。

但不知为何,却没有靠近,仍然背对着郁枝,漠然地俯瞰着地上众。

可能是叛逆期。

郁枝轻轻叹息。

“……过来。”

天使听到这个低柔的声音,洁白的羽翼微微一颤。

接着,众目睽睽之下,轻轻挥动羽翼,温顺地来到郁枝的身边。

安静地停了面具的身边。

面具向天使伸出手,天使俯下修长的身躯,近乎乖顺地低下了头。

“好孩子。”

面具低声细语,手指纤柔,天使浅金『色』的头发上轻轻抚『摸』。

站地面上的众看到这一幕,顿时震惊地瞪大眼睛,纷纷感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冲击力。

那可怕的异常,居然像只乖巧的小狗一,任祂召唤抚『摸』……

“那、那究竟是什么……”

“那根本不是,分明是怪物吧……”

“没有记错的话,上次我们发现祂的时候,祂身边已经有四只异常了吧?那这次的这只……”

“难道是第五只?!”

“那、那另外四只,不会也这附近吧……”

部分经验不足的c级调查员忍不住议论纷纷,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夜『色』下的面具,脸上逐渐浮现掩饰不住的恐惧。

他们眼里,即使那个戴着山羊面具的生物类的外形相差无异,但祂带给他们的震撼已经毋庸置疑——很明显,祂是比天使还要危险的存。

“安静。”

蔚白筠神『色』凝重,出声阻止了他们的议论。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么严厉的语气说话。

“萧灼,你能读到祂想什么吗?”她低声问道。

萧灼微微抬眸,手指搭上刀柄:“什么没有。”

蔚白筠说:“看来祂果然是异常。”

一般来说,只有面对异常的时候,萧灼的读心能力才会失效。

“可惜陆邱昏倒了,否则以他的第二能力,或许能试试缠住那伙……”蔚白筠顿了顿,突然皱眉,“难道陆邱昏倒也是祂搞的鬼?”

萧灼面『色』冷峻,没有说话。

他不觉得对有这么离谱的能力,但陆邱昏『迷』的时间的确太巧了。

令不得不怀疑。

“算了,现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蔚白筠微一抬手,身后一排武装员顿时停止扫『射』。

尚飞『射』的子弹被飞半空的使徒打落地,轰鸣声随之停止,一时间,夜空恢复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大地铺满了使徒的血迹滚落的子弹,热浪灼,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与血腥味。

郁枝静静站天台上,透过面具,无声地俯瞰他们。

此时的她心如止水,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蔚白筠遥望着她,声音清晰而冷静:“你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里?”

郁枝没有出声。

虽然隔着一张厚重的面具,但蔚白筠毕竟是她的领导,如果对过于敏锐,很可能仅仅凭借“祂”的声音就能推测出面具的真实身份。

郁枝保持安静,微微侧头,地上众的眼里,却是另一番含义。

祂甚至不屑答这个问题,连歪头的动作透出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调查员们下意识握紧手中的枪,望向祂的目光充满了近乎恐惧的警惕。

他们几乎每个亲眼目睹过类异常手下丧生。

那些异常危险、可怕、强悍得令胆寒。

但这个戴着面具的形异常面前,那些恐怖的异常突然变得无足轻重。

就这时,一直安静悬停的天使慢慢开口。

“神不会答你的问题。”

蔚白筠的眼底闪过震惊:“……神?”

郁枝继续一言不发,平静而冷淡地立黑暗中,任由天使随意发挥。

“被神注视是你们的荣幸,区区类,竟敢质疑神的存?”

天使的目光倏然冷彻,头顶的荆棘之冠泛光芒,停半空的使徒们立即挥动翅膀,向地面众投下长|枪。

蔚白筠不敢大意,随即透明屏障外又附加一层浅浅的光晕。

她的能力居然还能加强……

郁枝看着屏障,若有所思。

萧灼终于读到了祂的想法。

他意识到,这个特殊的异常正观察他们。

这说明,祂比那些没有理智的异常还要危险得多。

萧灼眸光微沉,突然开口:“之前21区劫鱼的那个面具,是不是你?”

郁枝微微侧脸,目光落到他身上。

然后她轻轻点了点头。

众顿时发出此彼伏的吸气声。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猜测,那么现他们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异常的确就是上次的面具。

这对调查员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那些异常称呼你为‘母亲’……”萧灼顿了顿,目光凌厉地看着她,“你也是这只天使的母亲吗?”

郁枝又没有反应了。

天使微微扇动羽翼,碧眸低垂,代替她开口:

“神是至高无上的创造者,自然也是我们的母亲。”

说了“我们”。

萧灼目光一凛,蔚白筠也不自觉地皱眉头。

这群怪物每一个单拎出来无比棘手,没想到们居然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母亲……

再也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了。

天使的这番话如同平地惊雷,众仰着头,震惊地看着那道纤长的身影,一时间,甚至连呼吸几乎停滞。

郁枝觉得差不多了。

她不惜冒着风险出现这里,不是为了消灭这群,只是为了用这个身份震慑一下他们,然后带着天使顺利脱逃。

她平静转身:“该了。”

天使微微颔首,赤|『裸』洁白的双足轻轻落下。

接着,伸出双臂,温柔小心地绕过郁枝的后背与膝盖,将她横抱来。

“他们要了!”

郑灵如梦初醒,慌忙大喊一声。

众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开枪『射』击。

密密麻麻的使徒立即升至半空,用庞大的身躯遮挡住他们的子弹。

透过缝隙,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天使一挥羽翼,抱着面具,转眼便消失茫茫黑夜中。

*

天使抱着郁枝飞了很远,直到调查员们彻底离开了那片工业基地,他们才悄无声息地折返去。

这叫调虎离山。

郁枝先让天使藏好自己,接着她独自到之前藏身的那栋高楼,迅速换之前的衣服,摘掉面具,后背上背包,像没事一楼里了出来。

结果刚一出大楼,就看到一个高挑的男正蹲坏掉的路灯上。

男一身黑衣,脸上戴着防毒面具,四肢修长,整个轻盈得不可思议。

郁枝脚步一顿。

是乌鸦。

没想到这个麻烦的伙居然跟到了这里……

看到郁枝出现,乌鸦发出一声轻笑,双手『插』兜,路灯上一跃而下。

“看我发现了什么?”

他步伐轻慢地到郁枝面前,微微俯身,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怪物的母亲……”他拖长了声音,语气戏谑而危险,“你还真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