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嘉奖最先学会写的三个字

揽山雪 吾九殿 2030 字 3天前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揽山雪!

第四十二章

雪松绵延在灰『色』调的山脉。

一只秃鹫盘旋几圈, 落到一只赤铜『色』的胳膊。苍狼部族的王子突兀木解下秃鹫脚的信,将它递给冷若冰霜的雁鹤衣,过程没有往信看一眼, 更没有让沈卓碰到它。以保证它的完好无误。

雁鹤衣接过信。

检视一遍信筒口复杂的青铜烙纹, 扶桑木气息九只神鸟,确认九鸟变化的位置无误,拧开信筒, 倒来自东洲的回信。

突兀木与沈卓在一边等候。

沈卓不『露』痕迹地观察雁鹤衣的脸『色』,不放过任何一丝神变化——不得不说, 东洲第一世家的底蕴, 实在令人惊叹。以雁鹤衣的修为,放到任何一个宗门里, 绝对是年轻一代的骄楚翘。

比起沈家的几位嫡系子弟不逊『色』太少。

然而,在仇家, 她竟然只是那位小少爷的护卫。

沈卓向来不觉得才华横溢的人,愿意一辈子充当他人的马卒, 车兵——恩岂能羁绊猛虎?

可惜,东洲仇家,横扫人间第一世家的震慑实在太大,他这几不动声『色』的试探, 不仅没能让雁鹤衣『露』半点马脚, 反而还引起对的警惕。为不打草惊蛇, 沈卓不得不按捺下替家族招揽才的心思。

耐心等到雁鹤衣折起信, 沈卓开口问道:“雁姑娘,仇家主意下如何?”

“家主大人命令我,与诸位一同往图勒部族,参加万神节, 迎回小少爷。若小少爷有任何闪失,不论原因为何,不论犯者为谁,扶风仇家以扶桑十日发誓,定举全族之以血深仇。”雁鹤衣抬起眼,眉宇间杀气凌厉。

赤鳞龙纹松木鞘内,陡然炸开一道清戾的剑鸣。

“不惜一切代价。”

“不死不休。”

剑气扑面而来,沈卓神『色』不变,但后背已然瞬间渗一层冷汗。一直心怀怠慢的突兀木王子皱皱眉,稍微正视起这个被沈家主事恭敬的中原女子。

雁鹤衣语气和缓下来。

“家主还有言,不论是沈家还是苍狼部族,亦或者是雪域的其他部族,若有能协助我,护少爷平安离开者,仇家愿将东洲茶道赠送与他,以酬谢。”略微一顿,她将视线移向突兀木王子,“若不需要茶道,仇家还能手,在年间,寻回有兽神圣骸。”

她后续的话一。

沈卓惊得再控制不住神。

一个念划过他的脑海:仇家疯!!!

且不提后边的“兽神圣骸”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单就一个“东洲茶道”就已经足够让十二洲一起疯狂。

东洲产茶,产名茶。

十二洲近六成的茶叶自东洲,东洲近六成的茶叶自扶风。以扶风仇家为中心,形成的茶道商贸网,被称为“黄金罗”,意思是往来的茶叶如黄金一般,流向四面八。一条小型的茶道,足够支撑起一个小世家的有开支。

既然仇家如郑重,那指的定然不是一两条茶道,而是掌控在仇家手下的全部茶道。

——那是仇家最重要的经济命脉!

疯。

真的疯。

短暂的震撼过后,沈卓迅速醒悟,险些为仇家这疯狂到极点的手笔叫好。不,他们不是疯,他们分明是清醒到极点。

仇家的掌权者们,显然已经察觉到威胁家族地位的旋涡风波。

如果贸然踏进雪原营救,就会引发世家的联合冲击。如果不来营救,任由嫡系最重要的小少爷沦落蛮民之手,对任何世家大族来说,是一个赤//『裸』//『裸』的羞辱,不亚于宗祠被人放火。

“士可杀不可辱”。

名望,对世家来说,不亚于生命。

更何况,仇家震慑十二洲的名望基石,全奠定在他们“牵一发动全身”的狠厉,凶悍。他们能固守第一世家这么多年,便仰仗这种可怕的宗族关系,令人忌惮。任何一丝迟疑犹豫,会立刻引起四豺狼猎豹的反扑。

进雪原救不是,不进雪原不是。

面对这种困境,仇家干脆另辟蹊径,开惊世筹码,以来买小少爷的平安返回——“东洲茶道”和“兽神圣骸”一,仇家的名望就最大程度保住。哪怕后续,仇少爷真的不幸遇难,他们能以为借口,从容肃清仇敌。

——看似疯狂,实则这是在旋涡狂『潮』中,最明智的应对措施。

沈卓半点不信世家真能为个纨绔倾尽全。

“还请沈先生和突兀木王子,尽将家主的消息通知各私贩商队,及雪原各部族。”雁鹤衣折叠好信,朝二人颔首。

沈卓堪堪回神,一拱手道:“雁姑娘请放心,在下鼎相助。”

起身后,一沉『吟』,他『露』稍许难『色』。

“只是雁姑娘有不知,冰季到来,飞舟难行,往年私贩商队会在冰季撤雪原。今年寒『潮』来得急,他们撤得更早,时还在雪原的恐怕不多。在下只能保证,突兀木王子定会派最精锐的青狼骑,往各部族进行通知。”

见雁鹤衣神『色』不是很好看,沈卓及时补充道。

“不过,时离万神节已经不远,各部族已启程往图勒,在抵达图勒之,定然就能够尽数告知。万神节禁动干戈,诸多部族合,向图勒施压,便是图勒无法抵达整片雪原的意志。小少爷定会安然返回。”

雁鹤衣点点。

突兀木打声呼哨,放飞秃鹫。

按照沈卓的解释,苍狼部族位于查玛盆地南段,距离图勒部族甚远,因得马起程,同时便将消息传达去。

咚、咚、咚。

沉重的战鼓声响起,苍狼部族拔旗起营,狼群、战马如赤『色』的『潮』水,向推进。

与同时,雪原的各个牧区,各个大大小小的部族,已经在准备动身往图勒,参加万神节。图勒部族的武士们同在有条不紊地布置。

风雪涌动,狂『潮』将至。

食腐的秃鹫盘旋在空。

受冰季冰风影响,雁鹤衣没有再乘飞舟行,而是与苍狼部族一起,驱马进。

仇家家主的信叠放在她怀里。

若沈卓能看到原信,说不定就要推翻自己刚刚的那一通猜想……雁鹤衣实在不好意思直接复述老家主、现家主以及诸位长老的原话……信中充斥满各种暴怒的宣言,想来时东洲已经一片混『乱』。

哪怕是雁鹤衣,得说,仇家的诸位长老们霸道到极点。

世家联手阻拦诸位长老赶赴雪原的举动,一定彻底激怒那些老家伙。他们开“东洲茶道”和“兽神圣骸”这的恐怖报酬,压根就不是想周旋拖延局势,而是直接把整张赌桌掀翻。

仇家要进雪原,连最重要的经济命脉敢砸下来。

——谁敢拦?!

雁鹤衣一直觉得,小少爷能在这种动不动掀桌砍全场的家族里长大,没有成看谁不顺眼灭谁,简直就是奇迹……

想到小少爷,雁鹤衣忍不住忧心忡忡。

不知道小少爷现在怎么?

她家少爷那么金贵那么娇气。平日里,随便磕磕碰碰,就要留红印。茶水温度稍高稍低,就入不口;床榻稍微不够平整,被子稍微不够柔软,就睡不着。落在图勒那种又穷又小的部族里,不就是活生生受罪……

越想越心疼。

雁鹤衣驱马向,恨不得立刻飞到圣雪山,

只是……

若雁鹤衣知道,家族捧在掌心,娇气得不能再娇气的小少爷在受什么罪,铁定当场拔剑跟图勒部族血拼。

………………………………

象屋里,纸张散落一地,满字的纸,除开几个字迹遒美,余下的笔划显得生硬,但一笔一划得格外认真:仇薄灯、仇薄灯、仇薄灯……

还是仇薄灯。

炭笔滚动,滚过图勒巫师最先学会的个中原字。暗金铜纹的矮案桌脚时而向,时而磕后。

带得毡毯来回褶皱。

一双洁白的手死死抓在矮案的边沿。图勒部族风格干练的猎装窄袖被扯得向下滑落,红底金纹的袖沿束一节雪腻细瘦的小臂,指尖、指关节、指丘、掌骨、腕骨……全是紧绷的,淡青的经络清晰可见。

手的主人将脸颊贴在桌面。

碎钻般的泪水,沾在他不住颤抖的睫『毛』,唇无意识地张开,呵的气,在光滑的深红彩漆凝成一小片白茫茫的雾……青丝被拨到一侧,『露』的脖颈微微弓起。

秀气的颈椎骨被火光照成青山山脊般的线条。

另一只被深黑猎装衣袖箍住的男『性』手臂,撑在少年身边。

“阿尔兰。”

温热的唇落在山脊的亮与影,一节一节,缓慢膜拜。

一点一点。慢慢。缓缓。

……阿尔兰、阿尔兰、阿尔兰什么阿尔兰啊!

混蛋!

指腹底下,冰冷的铜纹镶边开始发热,仇薄灯难受得想咬人……好过分!这家伙越来越过分。他艰难地撑起身,伸一只手,去抓撑在身侧的黑袖,指尖泄愤似的,在对苍白的手背留下一道道红痕。

可要奖励的人迟迟没得他想要的,迟迟不肯罢休。

吻越来越密集,依旧缓慢,危险,难熬。

抓挠男人手背的指尖失道,指根发//颤地搭在他的手背,小少爷受不,崩溃地喊:“胡、胡格措……胡格措!”

喊喊!行吧!

最后一个音节刚刚落下,刚刚撑起身的仇薄灯又猛地向倒下,被束缚在猎装里的手臂揽住。

短促、尖锐的嗓音里,铜脚矮案向猛地滑一段距离。

少年仰起,后脑勺抵男人带图腾刺绣的猎装领肩,眼中泪光盈盈。

……阿洛!

他的嗓音破碎在咽喉里。

细密的汗珠,顺着滚动的喉结,滑进紧扣的衣领。

暗红领口束一段矜贵的脖颈,一对黄铜托底镶嵌青金宝石的排扣,随着他的喉结起伏。再往下,有排扣扣得好好的……唯独于束在猎装外衣中下段的银制佩带,卡扣被松开。

图勒猎装的衣佩戴由四指宽的金属矩章组成,一般有九节,每节边沿篆刻字母,中间镶嵌白玉、珊瑚珠、眼宝石等雕刻成的浮雕,以卡扣环环相连。如今,最中间两节一会儿向折,一会儿又落下。

卡扣与卡扣折叠碰撞,不断发清脆的声音。

图勒巫师拉过少年汗津津的手。

要他去感受那两节晃动的银制佩带的浮雕。

“唔……”

仇薄灯发小动物般的呜咽。

少年纤瘦的手指在男人骨节宽大的手指间剧烈挣扎,拼命想挣开,却无能为,只能一点一点抵那些浮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