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我很老吗?殿下也只比苏林安阁下大个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成为第一只标记A的O我载入史册了!

犹豫了再犹豫, 索菲这个钢铁研究员都受不了了:“殿下,不听我说一句?”

撒西捋起额头的湿发,靠在休息舱中神有些萎顿:“什么?”

虽然有休息舱的安抚, 撒西的况并没有如想象中的好。这种易怒的状态已经维持三了,三里反复将直播打开又关上。索菲都替他难受:“苏林安阁下二十岁。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并不如殿下熟。殿下作为年长的一方, 可以适当地做出沟通的姿态……”

“你是说我年纪大?”索菲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刺到了撒西敏感的神经,他脸『色』顿时就变了。

“啊?”索菲眨了眨眼睛,对撒西突然的质问不明所以, “没有这个意思。殿下一百三十岁,这个年纪对于龙族来说正值年轻。只是比苏林安阁下大了整整一百一十岁。”

“索菲!”

撒西很不高兴, 非常不高兴:“我知道我的年纪, 不用你来特意提醒我!”

钢铁研究员索菲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撒西非常在意两人之间的年纪差。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但撒西很在意。想了想,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殿下喜欢苏林安阁下?”

这话说的又轻又不确, 隐怒的撒西却倏地一僵。

不仅肢体上僵硬,表变得有些诡异:“……你在猜测我的想?”

“啊不是, 殿下, ”索菲觉得撒西什么都好, 就是这种口是心非的习惯很不好, “你明白属下在说什么。如你认为避不承认会让你觉得更接受,就当我什么没说。”

撒西却更生气了:“索菲!不要做多余的事!”

索菲无奈他劝不动, 只重新打开报告:“殿下,你的身体最近信息素波动得非常厉害。我的建议是这段时间暂时先别依靠抑制剂。尝试调节心理和生理两方,应该会有帮助。”

撒西没有搭理她,直接抓起休息舱旁架子上的衣服,起身离开。

……

他所说的有办让苏林安主动回来, 没想到契机来的么快。

撒西在翻看百无个人信息和档案的时候偶然发现一件事,百无,这个少女来自于乌拉尔星。

乌拉尔星球是个人造星球。

跟他人造卫星不一样,它是通过移植源和技术再生人为创造出来的一颗生命星球。几百年被创造出来,乌拉尔星上的源够短期供养智慧生命的生存。

而创造这颗星球的人很巧,就是塞尔塔星人。

几百年塞尔塔星会在十五年之内覆灭,源枯竭,黄沙遍布。虽然战争是导致这一结的直接因素,但实际上,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塞尔塔星球的科学家在寻找第二家园。为了逃离战争给塞尔塔星人民带来的痛苦,和保存塞尔塔星的文明。他们暗中将星球上的不可再生资源全部转移。后来的七百多年里,从战争中逃脱的塞尔塔遗孤都在乌拉尔星球生存的。

别人或许不知道乌拉尔星,撒西却知道。具体原因先不说,没有人比撒西更清楚乌拉尔星的源实已经在九十年枯竭。现在的乌拉尔星球荒无人烟,比塞尔塔星没好多少。

“居然是乌拉尔星球出来的人……”

撒西盯着百无的个人信息版,赤『色』的竖瞳里幽光闪烁。苏林安已经完了第一阶段的比赛,以现在的结他不可再被送文斯新娘学院。后的比赛就显得没有意义……

修长的手指扣着膝盖,正在撒西思考的时候可以让苏林安合理地离开比赛之时,苏林安、百无、雀翎三个大傻子正坐在宿舍楼的废墟喝得神志不清。

已经记不清是谁提议喝酒的,三个人谁都没有未年不应该喝酒的概念。一人拿着一瓶82年的白干仰头就灌。不得不说,苏林安有时候都佩服联邦这些奇形怪状的人的本事。说好了必要的材料别的不准带,雀翎这家伙居然扛着一箱白干进来。

还别说,在这种举目无亲的茫茫宇宙喝到来自血脉里熟悉的味道,苏林安都控制不住喝大了。

他此时跨着雀翎的肩膀,哥俩好得不像个外人:“兄弟,你说实话,哪年来的?”

雀翎干了两瓶下,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啊?啥?”

“这东西你都搞出来,别跟我装!”苏林安原以为百无搞得神神秘秘,极有可是他老乡。现在看来雀翎这个绷带怪更可疑,“这是地道的白干,别撒谎!”

苏林安虽然以没喝过,主要是管得严,未年不准喝。但他没喝过不代表他不知道,总是神神叨叨的爷爷除了跳大神搞封建『迷』信,最爱干的事就是每一瓶白干。不给几粒花生米他都喝一瓶,这味道他从小闻到大,不可记错!

“啊,这个啊……”雀翎脑子已经糊一团,什么高冷酷哥,狗屁!

他现在就差给自己套两个水袖,当场表演水袖舞了。

眯着眼睛像个斗鸡眼一样摇摇欲坠地往瓶子上凑,但是越凑越看不清楚:“我是个文明拾荒者你不知道吗?我在搜集遗落的文明……”

“别给我搞这些虚的!”苏林安喝醉了原形毕『露』,什么温软玫瑰少年都是狗屁。

他脸颊红的像涂了腮红,水润的眼睛泛着泪光。灯光下一闪一闪的,红润的嘴唇因为染了酒水而水润饱满。随着他大舌头的说话方式,不自觉地嘟起来。撒西在直播的这边看得快要把沙发扶手给抓烂,苏林安却一把抓住雀翎的领口把人给怼到墙上。

“你搞几瓶酒就是搜集遗落的文明了?这分明就是酒鬼好不?”

“你懂个屁!”酷哥爆粗,“所谓的文明,就是所有的痕迹。一种语言,一种文字,一个带着特殊印记的东西,一首曲子,一首诗,一栋特殊的建筑物,甚至于一片花一棵草,一片瓦砾一个石头……都可以是文明的载体。你懂个屁!你什么都不懂!”

“对啊对啊!你什么都不懂!”红发少女顶着一头已经歪到遮住半边脸的假发一屁股坐到两人之间,手里拿着一块板砖来回挥舞,“你不懂被剩下来的文明继承者有多孤独……”

“你不懂!”百无忽然爬到苏林安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大喊,“你们都不懂!”

雀翎见状学,爬到另一边大喊:“对,你们不懂!”

震耳欲聋的两边差点没把苏林安给震聋。不过多亏他们的努,直接给苏林安的酒震醒了。百无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任苏林安帮她把假发扶正,她忽然趴在苏林安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苏林安:“……”

“你知道吗,我是唯一被剩下来的乌拉尔星球人。”

喝醉的人眼泪哗哗地流下来,“我们的星球早就枯竭了。你不会知道一个婴儿在地下荒废的实验室奇迹地活下来,靠着人造子宫孤独地出生大这个世界上。没有父亲,没有母亲。被机器人用营养剂哺育长大,没有见过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活人……”

“呜呜呜呜呜你们不会懂……”百无哭得好伤心,“你们懂什么?”

“你比我好,”雀翎听她哭忍不住哭了,“我惨,你见过一个人因为贪玩爬上外星飞船就再找不到回家的路的人吗?你们星球虽然枯竭,好歹还有遗址留下来,我的家乡连文明都覆灭了。茫茫宇宙,我寻找了三百多年都没有再找到失落的文明和归家的路,我连我的母语都已经忘记,你惨个屁……”

苏林安:“……”怎么突然开始比起惨来?

真要比惨,他从治世界掉到魔幻abo世界岂不是更惨?他一掉过来就干了一票大的,拿命在尸体堆中标记了撒西被扔坐牢,被迫每观察撒西花式屠杀,到被人扔进宠物笼子,再到被人骗身骗心岂不是惨的可以『自杀』?

而且,百无你不是要隐藏身份吗?就这样在公众酒后吐真言真的好吗?

苏林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随着这两货越说越多后背开始冒汗。

“……所以我就做了一个决,”百无忽然站起来,举着酒瓶对着上的月亮(暂时称之为月亮),“参加这张全联邦关注的比赛,拿到最终大奖重建乌拉尔星!我要重建乌拉尔星球!!!”

“我是,我要站到最大的平台,以最大的曝光吸引哪怕可不存在的同伴。”雀翎眼泪鼻涕一起流,从绷带的缝隙里流出来,老实说,看着有点埋汰。

“如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个同伴,他听到我的消息,来找我,带我回家,都是赚了!”

“你说对吧苏崽?”雀翎忽然将头靠过来,鼻涕眼泪直接糊到了苏林安的胳膊上。

苏林安当场就给了他一套组合拳,直接把人打飞。

雀翎又爬了回来,他抱住苏林安一条大腿,哭得好像个被抛弃的怨『妇』:“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的眼睛,你的头发,你的长相都跟我一模一样……你说是不是?”

苏林安疯狂地甩腿,但是喝醉的酷哥雀翎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视讯的另一边,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的撒西直接咔嚓一声捏断了沙发扶手的骨架。真皮的沙发早已经破烂不堪,无数抓痕聚集在扶手这一块。里的填充物全部爆出来。不明所以的人看了,估计还以为是哪个大型猫科动物给挠的。

撒西嚯地一声站起来,牙齿咬的咯咯地响。直接联通了库里,他双眼瞳孔已经细到看不见:“立刻,马上安排苏林安退赛!”

未年就算了,一个三百十五岁的老a敢凑上来装疯卖傻!这就是他的眼光?简直可笑!

视讯的另一边库里瞥到了暴突的沙发内瓤,犹豫了下,有点艰难地开口建议:“……殿下,属下个人认为对待喜欢的o不强『逼』。喜欢就是喜欢,alpha需要坦诚。斯德哥尔摩的方只适用于脑筋不清楚的人,对苏林安阁下这种外柔内硬的人,只会造一拍两散的结。”

撒西的表一瞬间就变了。

这种话,索菲说过一次,库里又说了一次。

“不要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撒西脸上焦躁的神瞬间冷寂下来,又变得十分冷肃,“早在十二岁我已经舍弃了这种懦弱的感,库里,这种话不要让我听到第二次!”

库里想到什么,心咚地一下就沉下。他于是深吸一口,立正进了一军礼:“是。”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不是库里安排苏林安退赛,而是网络上一则非常短暂的视频迅速火爆。率先让军部高层内部,炸开了锅。

视频很短,不像是专门拍摄反而像偷拍。

画很混『乱』,是一个封闭的,充满了暧昧『色』彩的房间。一张巨大的床铺上正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小少年。小少年的双眼紧闭,一头银『色』的齐肩短发凌『乱』地扑在枕头上。他的皮肤发红,纤细的脚腕和手腕上锁着粗重的锁链。

而画里出现了另一个人,金发竖瞳的年男『性』。这张脸公众没有人不认识,正是生育了联邦最强alpha撒西的瑟西亚。他身上穿着清凉『露』骨的套装,咬着下唇充满诱『惑』地看着床上的小少年。

画的最后是瑟西亚踢掉了红『色』高跟鞋向昏『迷』中的小少年爬了过。

视频很短,只有十五秒。

苏林安一大早捂着头痛欲裂地醒过来。脸没洗,牙没刷就被经过一夜醉酒已经把他当兄弟的雀翎偷『摸』叫到一边。

雀翎不愧是捎带白干进赛场的人,他用自制的文明工具连上网络。

“……这是谁?”苏林安脸上的表慢慢地消失了。

他无表地看着画,声音冷得像冰。

“咳咳,银『色』头发和这个长相,估计应该是……”雀翎大致知道苏林安和撒西的关系。对苏林安冷冽的眼神,他后的话就没有说。

“你这个东西跟人通讯吗?”

“啊?”雀翎用的是一个小型显示器,“可以是可以,但有点卡。”

苏林安直接拿过来,熟练地输入了撒西的私人联络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