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48章感觉自己时刻被威胁中

九五免费小说 www.95mf.com,最快更新我的牌位成了古玩大佬的掌心宝!

曹玄鹤闻言, 也朝男孩看去,见他周身都被黑环绕,缕缕黑不停的朝他眉宇间渗入。

可能是他自己也感觉不舒服, 手总是无意识的『揉』搓额, 试图将那里的黑拨开。

可惜,并没什么作用。

曹玄鹤打量小男孩的同时, 小男孩也瞧见了他,再次产生出不满的绪,阴冷的眼神盯男人,不善问道:“你是谁呀,来我家做什么?”

曹玄鹤没理他。

小男孩只能将视线转向了站在曹玄鹤身后的父母, 语变更加不, 喊道:“喂,你们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带个陌生人来家里?”

两夫妻相互对视眼,也选择保持沉默。

小男孩没有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神瞬间变狰狞,拿起茶上的遥控器就朝那两夫妻的向砸过去。

“你们哑巴了吗,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明壹有所动作, 扑过去想接住那只飞过来的遥控器。

曹玄鹤比他更快步,伸手将遥控器拦下, 攥在掌中。

“握草,这小孩太欠揍了!”

明壹长这么大, 就没见过脾这么大的熊孩子,他刚才被惊愕给压下去的火,再次被顶起,正打算过去狠狠揍这个熊孩子顿, 结被曹玄鹤抬手拦住。

男人低声制止:“先别动手。”

明壹不满道:“他动手打自己爸妈!”

曹玄鹤:“这不定是他的主观行。”

就在他们聊天的间隙,小男孩瞧见自己丢出去的遥控器被男人轻松接住,不服的端起茶上还盛半杯水的水杯再次扔了过来。

他的动作太快,三人鬼都没有防备,两夫妻中的男人躲闪不及,被水杯砸中了右胳膊,杯子里的水泼了他身。

小男孩见自己砸中了,脸上『露』出逞之『色』:“哼,看你们还敢不敢再躲。”

“我日你大爷的,我才不管他主观还是客观。”

明壹瞧见后,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火,口中爆粗口,甩开曹玄鹤的牵制,冲了过去脚踹在了小男孩的肚子上,口中还不断念叨。

“我挨了的揍,都没敢跟自己家老子还过手,你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兔崽子竟然在这儿耀武扬威的,看我揍不死你!”

明壹说提起小男孩的后衣领,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两脚。

小男生瞧不见明壹,只感觉自己的肚子被什么东西凭空踢了脚,痛的五官都拧在了起。

没等他反应过来,后衣领又被拎起来,屁股上硬生生挨了脚,痛的他惨叫出声。

两夫妻看小男孩只手捂肚子,只手护屁股的场景有些不知所措,出声问男人:“曹老板,他这是怎么了?”

曹玄鹤见明壹虽然生,但算有些理智,只狠揍他的屁股,没有伤到其他部位,暂时放下心来。

“没。”

男人惊愕:“没?”

这场面,哪里像没的样子?

显然这里除了四个活人以外,还有其他,他们瞧不见的东西存在。

至于是什么,两夫妻不敢多想,但也算是验证了这位曹大师是有本。

曹玄鹤看他们两夫妻面『露』胆怯,出声道:“如感觉不适,就出去等。”

女人闻言连连摇:“不,没有不适。”

小男孩再凶悍暴躁,那也是他们从小疼到大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现在佳恒怎么了,可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里的舍他出什么。

曹玄鹤闻言,对两人指了指餐厅的位置,示意他们站远些瞧。

男孩终究还是个孩子,再蛮横也抵不过挨顿暴揍。

此时的小家伙正哭求饶,嘴里喊自己不敢了,想朝自己的父母求救,却发现他们不但没怜惜他,还后退到了米外的餐厅区。

“爸爸妈妈救救我,有鬼,咱家里有鬼啊,我害怕!”

明壹被他给笑了,再次抬脚狠狠踹过去脚:“小王八犊子,这会儿知道他们是你爸妈了,刚才动手砸东西的时候怎么不……”

曹玄鹤走上前,出声阻止:“了。”

明壹被迫停手,不满的皱起眉:“我还没揍够呢。”

曹玄鹤:“先解决。”

明壹:“等我揍完了再解决。”

曹玄鹤:“腰不痛了?”

明壹:“……”

其实是痛的,但刚才太过生,怒火压过了身体的不适。

曹玄鹤:“去休息。”

明壹不愿的撇撇嘴,将小男孩丢在地毯上。

小男孩感觉到身上的牵制消失,心下喜,下意识想往自己爸妈身边跑。

可他刚从地上爬起来,后衣领就再次被拎起来,像是丢垃圾似的,把他随手丢在了沙发上。

小男孩见是跟爸妈起回来的男人,仰起还挂泪痕的圆脸蛋,怒瞪他喊道:“你想干什么!”

曹玄鹤神『色』冷然,说道:“劝你老实点儿,否则等会就不是揍你顿那么简单了。”

小男孩对上他漆黑深邃的视线,心底生出了分胆怯,面上强撑冷哼声,身体却没敢再动。

明壹见他识时务的样子很满意,飘去旁的沙发上坐。

曹玄鹤站在沙发前,垂眸俯视,身高的优势势压迫,让小男孩很不舒服。

男人看出了他的不适,但并没有蹲下身与他视线持平:“接下来我问什么,你答什么,记住了吗?”

小男孩还讨厌男人强势的口,但还是不愿的嗯了声。

“还记两个月前,你都接触了什么人吗?”

小男孩不满道:“都过去那么久,我怎么可能记。”

曹玄鹤:“给你东西的人,总有印象吧。”

小男孩:“没有。”

曹玄鹤盯他道:“你在撒谎。”

小男孩想出声反驳,但抬视线对上男人的黑眸时,滚到嘴边的话又给硬生生咽了回去。

不知道什么,他总觉面前的男人很恐怖,自己莫名很怕他。

至于什么,杨佳恒自己也说不清。

曹玄鹤语淡然:“说实话。”

小男孩嘴硬道:“我说的就是实话。”

曹玄鹤懒跟他在这儿浪费时间,盯他的眼睛,问:“你平时最害怕什么?”

小男孩警惕的看他不敢出声,曹玄鹤也没打算让他说出来,只要脑子里想就够了。

他口中默念出段咒语,抬手屈指在笑男孩的额上敲了下。

下刻,小男孩的神变惊恐,望地板,拼命的后退。

明壹坐在旁,满脸茫然,明明地上什么都没有,小男孩却被吓哭了,口中不断喊妈妈救我,听餐厅区的女人红了眼眶。

曹玄鹤看他不断后退,后背紧贴沙发靠背,将自己的身体紧紧抱住,口中不断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之类的话。

过了大概分钟时间,曹玄鹤再次抬手,在小男孩额敲了下。

小男孩满脸恐惧的神僵住,茫然的看向四周,发现客厅里空空『荡』『荡』,并没有让他害怕的东西出现。

他暗松口,捂心口,不断喘。

曹玄鹤适时出声:“想说了吗?”

小男孩抬仰视他,抿了抿唇,心生抵抗。

可这点抵抗在男人再次朝他伸手时,瞬间土崩瓦解。

“我说,我说!”

曹玄鹤收回手,耐心等。

小男孩咽了咽口水道:“之……之前有个陌生的叔叔,给过我个奥特曼玩具。”

“什么?”

从没看过动漫的‘八岁老大爷’曹玄鹤没听懂。

明壹出声解释:“就是个很厉害的动漫人物。”

曹玄鹤淡淡嗯了声,继续问:“东西在哪儿?”

小男孩抬手指了指自己的房间。

曹玄鹤对他抬抬下巴:“去拿。”

此时被明壹暴揍顿,又受到曹玄鹤番经吓的杨佳恒没有半点反抗心思,乖乖的捂屁股瘸拐的去了房间,抱出个半人高的奥特曼玩具模型。

曹玄鹤将玩具打量边,问:“能拆开吗?”

小男孩点:“能。”

曹玄鹤:“拆。”

小男孩有些不舍,但又畏惧曹玄鹤,不敢反抗。

这时候站在餐厅区的两夫妻也凑了过来,惊讶道:“佳恒,你房间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个玩具?”

杨佳恒朝他们瞥了眼,冷哼声,没搭理。

青男人见他这态度,也的不行,领起小男孩的后衣领吼道:“杨佳恒,我什么时候教你『乱』收陌生人的东西啦!”

“你竟然还敢藏在家里,信不信我打死你!”

小男孩怕曹玄鹤,却不怕自己爸妈,扭冲男人大喊:“你打呀,有本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打死你!”

“你!”男人的脸都红了,抬起手在小男孩后背上打了巴掌:“你以老子不敢打死你!”

女人在旁边哽咽劝道:“老公,都这时候了,你还跟他置什么呀,先让曹老板解决啊。”

青男人看了眼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曹玄鹤,不意思道:“抱歉曹老板,是我们没把孩子教育。”

陌生人的东西不能要,这是从小就要交给小孩子的道理。

曹玄鹤没接话,对杨佳恒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把玩具拆了。

分钟后,个完整的奥特曼被拆的支零破碎,茶上放块白手绢。

手绢上是节指骨,以及张泛黄的符纸。

其中张符纸上明确写杨佳恒的名字已经生辰八字。

另张符纸上写陌生的名字以及生辰八字。

另张符纸画稀奇古怪的符咒。

明壹凑过来,嘟囔句:“活人借运?”

曹玄鹤摇:“不止。”

“如只是单纯的借运势,他身上不可能背这么多恶业。”

两夫妻在旁边听的稀里糊涂,但也知道不对劲,出声问道:“曹老板,你说佳恒身上背了什么恶业,是怎么回?”

曹玄鹤将白手绢里的东西包,装进个封存袋中,对两夫妻说:“不用担心。”

两夫妻原以他还会多解释句,可除了这四个字,他就没再多说其他。

曹玄鹤拿出张黄符,用中指与食指在黄符上快速画咒。

两夫妻原以自己要看到电视里那种神奇的场面,大师以指画咒,黄符上显现金黄『色』的符文。

然……

什么都没发生,空白的黄纸依旧是空白的黄纸。

如不是刚才发生的太诡异,两夫妻都险些把这位相貌堂堂,寡言少语的曹老板归江湖骗子之列。

在明壹眼里,那黄纸上的确出现了金黄『色』的符文。

曹玄鹤没理会两人惊异的神,将符纸折叠,让女人端来半杯温水,符纸自燃,烧成灰烬,落入水中,让小男孩喝下。

男人的神出现分质疑,问:“曹老板,这样就行了吗?”

曹玄鹤道:“等。”

两夫妻相互对视,不懂他说的等是什么意思。

就这样,四人鬼陷入沉默,幸电视里还播放杨佳恒看的奥特曼,不至于让氛陷入尴尬。

分钟后,刚刚还瞧很正常的杨佳恒突然捂脑袋在沙发上打起滚来。

两夫妻看到这形下了大跳,上前询问他是怎么了,杨佳恒哪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胡『乱』碰撞。

仿佛撞在他的脑神经上,痛欲裂。

他用力的敲打自己的脑子,希望这样能稍微缓解里面的疼痛。

可惜,并没有什么效。

杨佳恒只手抓住青女人的手不断求救:“妈,疼,求你救救我,我要死了啊。”

他说,开始那脑袋不停撞击沙发靠背。

可能是觉靠背太软,并不能缓解他的疼痛,他直接跪在地上,开始用撞击地毯。

这将两夫妻给吓不轻,人边架住胳膊,努力的阻止他自残的行,男人转朝旁边神自若的曹玄鹤求助。

“曹老板,我儿子这是怎么回啊,他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哪?”

曹玄鹤淡淡道:“把他绑起来,嘴堵上,痛会儿也就了。”

男人愣了下神,但见曹玄鹤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赶紧去让自己老婆去那『毛』巾和绳子。

曹玄鹤说是会儿就,可被绑起来按在沙发上的杨佳恒愣是疼了个多小时,身上全被冷汗浸湿。

明壹倚靠在沙发上,瞧眼前这幕,忍不住朝曹玄鹤偷去目光。

这男人瞧闷不吭声,没想到蔫坏。

这个小时下来,可比他刚才暴揍那顿疼多了。

那些恶业大部分都已经钻入了小男孩体内,粘附在他的魂体上。

魂体被恶业附裹,时间长,会改变这人的脾心,心生恶念,最后很可能做出伤天害理,杀人灭口的。

从人的魂体上剥离东西,明壹光是看都觉阵恶寒。

虽说这是必须要做的,毕竟这个叫杨佳恒的小男孩不能背别人的恶业活辈子。

但曹玄鹤用的法实在太残忍了些,他明明记像有更简单的法剥离来。

终于杨佳恒停止了痛呼,曹玄鹤从他口中抽出『毛』巾,看他大口的喘息,每次出时都会带出股黑。

曹玄鹤则拿个小瓶子,将那些黑全部收入其中。

等明壹看清那小瓶子,瞬间炸『毛』,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喊:“曹玄鹤,你竟然拿装我的瓶子去盛这些恶业,恶心死了!”

曹玄鹤闻言,侧看他,出声解释:“不是。”

明壹吼道:“什么不是,就连瓶子颜『色』都样,你还想骗我!”

曹玄鹤无奈,从左手口袋里拿出个黑『色』瓶子。

这两个瓶子的确都是黑『色』的,但放在起对比时就能发现,装明壹的瓶子颜『色』更深,装恶业的瓶子颜『色』略浅,且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明壹见此,火消了大半,但依旧不开心道:“我不管,在我心里,这瓶子已经脏了,以后你别想再让我进去。”

曹玄鹤也不多解释,将明壹的瓶子装回左手口袋,把装满恶业的瓶子封上,也装进那个密封袋里,确定杨佳恒周身已经没有了恶业的黑『色』瘴。

曹玄鹤对两夫妻说:“了。”

两人看了看趴在沙发上陷入昏『迷』的儿子,不敢相信的上前唤道:“佳恒?”

“佳恒你醒醒。”

沙发上的男孩醒来,『迷』茫的环视四周,乖巧的喊了句爸妈。

听到自己儿子这熟悉的口吻,两夫妻才敢相信的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三人激动的抱在起大哭。

杨佳恒清楚的讲述出这段时间发生的,他说之前的那些都是他做的,但也不算是他做的。

理智上,他知道这么做不对,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

特别是他拿刀追自己爸爸砍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后怕,幸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不然他要自责辈子。

曹玄鹤见家三口忙叙旧,便对坐在沙发上旁观的明壹勾了勾手指。

明壹起身飘过去,跟曹玄鹤开门离开。

进了电梯,明壹问:“我们就这么走吗?”

曹玄鹤:“嗯。”

明壹:“可他们还没给钱呀。”

曹玄鹤被逗笑了:“小财『迷』。”

明壹挑眉,理直壮:“我们干活,他们给钱,天经地义。”

曹玄鹤认同的点:“嗯。”

明壹:“所以我们要重新上去吗?”

曹玄鹤:“不用,费用问题之后会有人跟他们交接,至于你的酬劳,后我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经过他这么提醒,明壹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张银行卡。

他问:“对了,我银行卡在哪儿呀?”

曹玄鹤:“家里。”

明壹:“里面的钱还在吗?”

曹玄鹤:“嗯。”

明壹想了想,不由生出感叹:“那钱原本我是想攒够了给你买礼物的,卷『毛』他们说追媳『妇』儿定要多送礼物,没想到礼物的钱还没攒够,我就成你媳『妇』儿了。”

曹玄鹤扬了扬唇角:“那你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明壹摇:“没有。”

他个小鬼,不需要吃,不需要穿的,根香就能打发,物质需求极低。

曹玄鹤道:“不是说追媳『妇』儿定要多送礼物吗?”

明壹白他眼:“劈都劈完了,还追个屁啊。”

曹玄鹤:“不冲突。”

明壹蹙眉想了想:“礼物……倒是没什么想要的东西,不过你要是的想送,倒不如把自己送给我,让我攻次!”

“……”曹玄鹤被笑了,抬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下,训斥道:“怎么还想这儿。”

明壹:“这儿我都想了!”

曹玄鹤:“没机会,换个。”

明壹抓住他的胳膊纠缠不休:“不要,我只想要这个。”

曹玄鹤将手臂抽回来,毫无商量余地:“不行。”

明壹努力争取,伸出根食指:“就次还不行嘛”

正巧电梯到了负层,曹玄鹤走出去,顺手将纠缠在身上的小鬼带出来。

明壹只顾纠缠,竟没发觉曹玄鹤的另只搭在自己腰间,手指在自己的后腰处轻柔按摩了下,那股酸痛劲再次涌出。

明壹的脊背僵,盯他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曹玄鹤:“再闹腾就回家。”

“……”

这狗男人怎么回?

之前任由自己怎么占便宜,他都副坐怀不『乱』柳下惠的高冷模样。

但自从开了荤,明壹怎么感觉自己时刻都处于被威胁当中?

曹玄鹤见他瞪大眼睛盯自己,不敢再出声,显然是给吓住了。

他勾勾唇角,问:“看你今天直在沙发上坐,是不是累了?”

明壹瞬间炸『毛』,从他怀里跳出去,站直身体,强撑道:“怎么可能!”

虽然他现在是被欺负的,但作男人,怎么能说不行!

曹玄鹤也不揭穿,将小鬼再次拉入怀中,用指腹在他后腰处按摩,帮他缓解酸痛。

明壹本还想强撑下,可曹玄鹤的按摩的力道太舒服了,让他顿时没了反抗的心思,后来干脆由他『揉』,自己享受起来。

回到车上,曹玄鹤让他回牌位里待,外面太阳大,等会开车出地库,明壹承受不住。

明壹哦了声,问:“我们接下来去哪啊?”

曹玄鹤:“店里。”

明壹问:“这件儿处理完了?”

曹玄鹤:“还没。”

明壹:“我就说嘛,给那熊孩子下咒的幕后人还没找到呢。”

曹玄鹤将封存袋丢去副驾驶座上,说道:“手指在这儿,还怕找不到人?”

明壹响起那跟手指,嫌弃的皱起眉,问:“用自己的手指做媒介,这人对自己还挺狠。”

曹玄鹤道:“应该是对身上的恶业太重,自己背负不动,就想转移到其他人身上,根手指换条命,对他来说,值。”

明壹:“切,以阎王爷是吃素的,走瞧吧,他死定了。”

曹玄鹤勾唇,淡淡嗯了声。

其实用不阎王爷,遇上他,对就死定了。